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鳥閣老/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doge)咱家,一個孤苦寂寞的紳士好人,善淑老鳥,渴望被勾搭。

【梦间集/R-1-8】伏春是也(小三轮)

 

*是这两位老爷点的扇越骨科  @九皋    @戏中语镜中花

*短篇,治愈,小品车,下一弹还将继续

*警告:暗喻性的涩情有,慎入

 

 

————————————————————————————————

 

 

嘉兴,二月春深。

 

 

 

蒙蒙烟雨模糊了黛色山影,江水平柔,画船自彼江口驶来。碧草叶连天。

 

 

眨眼的一双亮羽彩头的鸳鸯出水上岸,抖抖翅膀和尾巴。它们几乎是黏在了草叶儿团上,两个毛茸茸小肉团紧密相贴,两个脖子也亲密相贴。飞绕过野花的蝴蝶上下翩飞,水中的青鱼儿也吻嘴咬尾。老树上的米粒儿大小的蜘蛛蝇虫也紧紧抱在一起。柳树边听得几声娇滴滴的莺啼。这只孤零零落单的黄鸟却也不怎么急。

 

 

 

 

在芦草深处,妙手白扇捡到了越女的剑和剑鞘,但其人依旧不知其踪。他注意到草叶根下有几块红粒,仔细一看是胡萝卜碎块儿。这些碎块儿呈长撒状。最终他顺着这线索,终于在水边找到了越女。

 

 

 

女孩躺在小船上,脸色潮红,上衣领敞开,单露出一只粉点白肉的乳*(房,浑身都湿透了。她抱着一只雪团似的肥兔子睡着了。白扇松了口气,看来是她在江边修习疲惫而睡在船上,却不料船顺水漂流走了。又或许她也曾顽皮第跳入水中像鱼儿般游水过。他将好妹妹抱在怀中,让她的手臂护着兔子,随后带她回家。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回去之后她病了一场。白扇认为是她睡在船水之间受风着凉了,可自那之后她一直都有种说不出的苦闷,且经常神游和发呆。

 

 

 

 

“行医这事你是擅长的。”兄弟们都这么说。

 

 

 

 

白扇轻轻握着她的手,显然他已知晓了答案。春深锁万物,这个时节发病很正常。女孩并非单纯的着凉,大概是被春疾缠上了,问题也不大。只是越女一个人独居过久,想来感病也是很正常的吧。

 

 

 

 

她近来时常会做梦,梦见自己乘船行于湖泽,湖泽上有蠕动飘移的软草,这些软草看上去就像藤蔓一样细而绵缠。它们想缠住她的船,她就击桨,一下又一下,试图摆脱它们的纠缠。但最终她疲惫了,这藤草就缠住她的脚踝,将她拽入漆黑的湖底。

 

 

 

 

越女十四岁初潮,十五岁开始夜感春梦。她的兄长白扇曾经手把手教过她如何自己用手指探路解渴,他似乎也不把这当做闺中枕边禁书,倒像是把这当处方了。在白扇看来没有什么比让妹妹摆脱苦恼更重要的事。而在必要的口耳交流外,亲手抚慰也比较重要。

 

 

 

 

越女小脸是怯羞羞的绯粉色。她摸向小腹上的旋群宽腰,把打结的系带解开,一片褶裙自腿滑落。亵衣除尽,她那对软嫩小巧的肉峰在白扇大手的滑抚之中垂首颤旋了下。白扇看她白嫩嫩的滑腻皮肤,是在烟雨水乡好生育养的结果,若是她一直留大漠待下去,不与他一同回来,大概就是另一番矫健模样吧。

 

 

 

 

越人脂肉滑嘛。

 

 

 

 

春心如藤蔓,绵长复交缠。

 

 

 

 

越女也用她那柔软又火热的手摸着白扇大腿两侧,她有尝试之心,于是也握住中间的肉柱。白扇现在中衣系带也被扯开了,胸*膛显露,长发解散如瀑,也是面色含春的好模样。他轻喘而笑道:“这却不必了。”

 

 

 

 

妹子是知他心意的,男人往往不会把最真心的话都说出去与人听。越女虽然也羞嫩,不过她还是嘟着嘴,红着小脸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小粉唇一张直接咬上去了。她好似一只小蝴蝶吮吸花蜜一般地吮嘬着……

 

 

 

 

 

古书之中鸳鸯最初比喻兄弟,金兰棠棣不可割。现在想来也是个蛮有趣的错误。中夜,鸟虫俱静。屋床侧依,他让越女枕在自己的臂膀之中,鸳鸯一样地蹭着脖颈。

 

 

 

 

————————————————————

fin

少女春心总如画嘛

扇越那么美味真的不来观光嘛,进门儿我送您豪车
 

非常喜欢哥特式小说里“美人”与“恶棍”这种极端对立关系,对我来说美人和英雄这种关系,已经平平无奇甚至

乏味不堪了 (o˚̑̑̑̑̑ 3˚̑̑̑̑̑ o)

同样让人欲罢不能瓷肌不已的还有病态、畸恋、阴谋、谋财害命等等等等,主要人物要么未能he而只能被默默承受、拘于黑暗之中,要么在悲愤与苦闷之中、日渐凋零。

如果存在“美人”也提起裙摆试图逃离或者索性拿刀反击的画面,那更好;如果她们展现出近乎疯癫的抗争执拗,那更更好。我也不排斥出现性暴力的内容,当然得看是否合理和有意义,不然就要降落到和低俗的我一样恶趣味了。

热蒸的晶莹液体自身体滴落,轻轻解开紧缚住肉体的细细小绳,舔舐那颗凸出来的、饱满欲滴的红色,轻轻咬着软软的肉……

想啥呢,这是端午节全国人民都会做的一件事

想象一下,解开细绳剥开翠罗衣似的大叶,在妳眼前展现的是金黄的糯米,裹着红宝石般的蜜枣,艾香糯香混合在一起令人回味无穷……咬一口,软软香香又甜甜(口水)


我想,如果粽子要是有拟人的话,估计就是本子造型的紧/缚大美人吧(?)

紫薇软剑考


本文宗旨在于理性科普与研探究,同时吹一吹这个吊到bug以至于新修版惨遭戏份删减的男人/剑。以下资料大多来自于网络,言语极siao,其实也不怎么严谨,慎入。

但是严禁不经许可擅自挪用或风骚篡改。

一.缅钢锻造,绝世无双

软剑并不独此一把,武侠小说中软剑出现频率有,但不是很高;虽然如此,但唯有这一把“剑光寒透,可堪神兵”。软剑在古代作为比较另类的冷兵器,大多情况用于割喉杀人,不利于砍;挥剑如鞭,一剑封喉,可见这是个多么阴狠的武器。因为剑刃不太好挺 立,所以用者也使不出那种劲儿。也许在武侠小说中,这样的剑类注定他不太好骚操作——不是很好设计软剑剑客的武打动作。


为什么剑刃会是柔软的?因为含碳低。含碳低的软剑兵器大多是缅钢(云南、缅甸所产铁矿,当地人所炼)所造。缅钢技法于清末失传。


二.过刚易折,善柔不败


紫薇是以迅捷与柔软两个有点闻名的,俗称又快又软。俗话说的好,越是锋利刚劲越容易遭到摧折,柔则能化解反向万般刚猛,打到柔破万刚而不败之境地。


这么看来紫薇已经很吊炸天了,但依旧被弃置不用。大概一则因为软剑虽厉害但不容易使用,容易误伤,用之不可长久;二则因为真正的武学境界并非以手中剑杀人败人,而是以自己之武学服人。由此可见就算紫薇没有伤义士,也是注定要被抛弃的。


软剑无常,人生亦无常。三十岁前后区间是人一生中一个重要的时段,剑魔在此“无常境界”,可能除了遭受比武意外外还经历个人悲欢,比如亲友分离或者个人受挫等等,那些都是空白的,留给读者想象的。可能于他而言,练武和为人一样都挺不容易,因为外界变化无常不可揣。



不过过刚易折,善柔不败这八个字不仅仅适用于武器,也适用于人吧。刚劲尖锐易招损,八面临风不受难。



急躁,极端而喜爱与人相争的人,经常会很苦恼的。谨记。




三.破腹重现,寒光不减



连载版本里紫薇重见天日之时,紫气荧现,散发着寒光,他削树枝如切豆腐,君子剑在与他相碰时遭受重创。后来郭芙失控之下拿紫薇软剑割向杨过,直接把他手臂给砍下来了,杨过用淑女剑抵挡,淑女剑也被削断,“香消玉殒”。


从郭芙拿紫薇卸下来杨过手臂这一段我们大概也能猜到,当初独孤求败误伤义士会是什么画面。这是一种无常的、难以掌控的力量。



由于前面种种设定下,紫薇软剑在神秘色彩浓厚的同时也增具吊炸天神兵色彩。但他太吊了,紫日天, 吊到有些剧情会显得比较奇怪, 从逻辑上难免也会出现bug,所以新版本索性把他的光辉戏份改一改,删一删……虽然如此,在我们看来紫日天依旧是那个日天。




——



说到这里,我也忍不住想说


有没吹紫薇的群呢

我想♂……

???

头都可以炸没吗?

老爷们点的都太中规中矩了,真的不想放飞自我吗,好吧就酱, ʕ̢̣̣̣̣̩̩̩̩·͡˔·ོɁ̡̣̣̣̣̩̩̩̩,我会随 产随艾特诸位的,cp重合的我会一起艾特

外卖

老爷们乡亲们,美女和帅哥们,点文吗……?
我觉得不能丧,必须提升自己了,人生不称意,回到骚操作

限定梦间集,评论里抓2+的幸运大老爷……这可能是期末这段时间我所剩不多的公粮了,可能会炖比较慢。这次bg为先啊,我想写写bg哈(ˉ﹃ˉ)文风详见以往发文

不用怕,点啥都行,最好自带梗,只要别给我搞太siao的操作,比如“九曲青丝请妳去重庆吃素火锅结果妳俩被肥来的导弹炸了”这种梗就行,截止明天

考试后还要去太行山考察,不过本来看到自己被安排了仰韶和佛光寺的作业任务觉得贼开心,但vanvan没想到老师说这次仰韶博物馆去不了了,佛光寺也正在“十年大修”之中,估计也进不去了,相望大棚立窗外。

看参考文献和各种资料说佛光寺气势恢宏,雄伟瑰丽,红墙大柱还有像是大鹰翅膀一样的檐。唐木构为基外面经历几朝几代,宋代添了什么、金代烧了什么、明代添了什么、清代毁了什么,看来已经是多年代痕迹混合建筑了。看看图片,那些华丽炫目的彩塑,婆娑释迦佛,药师净琉璃,极乐阿弥陀佛……还有大袖云肩系朱裙的女供养人和慈眉善目的文殊菩萨,都丰腴莹润,婉约风流。听说这些女菩萨可能模特是唐时宫娥,因为体态丰盈,不似贫家或后代妇人那样双肩削瘦如裁。彩塑大多色彩鲜艳,蓝红金青白,好像也不是古来之而是民国时候重新彩绘的,也不知道原型色调是像现在的这样鲜艳呢,还是比较朴素呢?


图片看得是真让人一眼荡魂,

可是进不去啊我r(╯‵□′)╯︵┻━┻


这种感觉就好像别人让你点评赏析、学习一道佳肴,但是不给你吃,也不给你提示,你只能问问吃过的别人这道佳肴色香味如何,这不是在杀人嘛qaaaq

唯一的欣慰就是可以在学习之中获得新灵感和骚操作……

有没有那种,不那么低龄化,平均文笔要求都比较严格,的圈呢……急在线等,
只是问问

或者有没有什么美味的求安利哇

我想空手套白粮!

布袋戏就不用安利啦,霹雳刀锋入坑后来转战金光,一直都有在看

【梦间集/武侠】仿佛不可说(一发完)


*伪武侠风,文艺
*紫薇无剑打架♂  灵感来自于襄阳剧情
*小声吐槽,lof新版排版对我们同人文手太不友好,如一石落水沉底儿,凉了凉了(。)

————————————————————————

咖。


无剑抬头而望,观殿内大佛群像。中央的金面墙前是泥塑彩佛,佛首戴五佛冠,探露胸臂,神容庄严不同于身侧菩萨善目慈眉。这彩佛像红缘绿褂,金冠黑目,令人眼花缭乱。同时它实在太过高大,身靠壁,几尽顶着屋梁。



置身于这种安静的、光线昏暗的大殿内,杀心都被抑止了,人心自然也静。



无剑看这大佛,心想:“我都可以卧眠在他手掌中。”


佛如此高大,她个人显得又是如此渺小。



她抬头看太久,只觉得脖子都咔响了。“高,实在是高。”无剑看得有点投入,忘了自己是要躲匿的,回身看了看周围:一群泥塑像,等人高,信男信女供养人,还有罗汉菩萨小沙弥。还有许许多多说不出名字的,有的眉眼温柔有的却眼瞪铜铃可怕的很。




她眼尖,看见供养妇人群里有个空隙,就混入其中。




木门被嘭一声推开,周身的风儿顿时作厉。大殿外面地上横躺官兵尸体,这个人则镇定自若走了进来。





紫薇看殿内无人,倒是自己走进去被一群泥人的死眼睛盯着,他竟心生急躁,如毛针刺过心尖儿。中央的大佛目光不刺也不柔地看着银发剑者。



有个泥塑童子,金袖碧绔月白衫,憨憨微笑,弯弯两只眼睛。有些彩泥塑过于逼真,紫薇冷眼观之,仍觉不适。




忽然听到了什么动静,他手往剑身探去——再看过去,却见一只橘色身体白肚皮的小猫正在大佛座上。它跳下台子,咪呜一声,不知躲哪儿去了。这委屈巴巴的小可怜,撅着毛茸茸的屁股翘着尾巴咪嘤嘤地走了。



“……”



心不静,意难平。慈悲场不能让他释怀,在这里他得不到安静,反而会暴跳如雷。




咔哒……突如其来的碎石飞砾让刚放下戒备心的紫薇又立即警觉了起来。他看向某个角落,却见有个供养妇人像眉目处有缺口,衣袖上的红油彩半残。四个供养人,中间有个缺处。又听得窗户吱嘎作响,无剑即将脱窗而出,紫薇立即手下一震,黑色剑鞘飞也出去,但偏斜,未能击中她,击碎了木框。



那只白肚皮的小猫四脚跑出去,看见地上横七竖八倒着死尸,又转而窜躲到对面门槛里去了。



无剑掩着鼻口,刚落了地就看见外头仰头鼻孔朝天的死尸。无剑看着他手中兵器落了,手搭在一旁。




她捡起地上的波斯金环弯刀。对打几回合后,她握住刀柄朝他脖颈割去。但紫薇手中软剑蜷然一抖,寒光闪闪的侧刃直接就把弯刀削断了。





紫薇的剑非常之快,不能直接抵挡。无剑试图在他气势汹汹甩出剑花前把他剑弹落。她持续的挡御也让对方甚为不悦:“横躲竖躲、横躲竖躲的,算甚么招式?”无剑捏起剑决的左手弹向他的剑身,熟料那剑刃一拱起,反抖了回来。




只听得她“啊”地痛呼一声。无剑后却几步,地上赫然是俩蒙土的断指。






紫薇眜见断指,却也是意料不到,面色沉然不改,语气倒是有些讶异:“……太愚蠢了,指法哪里能弹开我的剑刃呢?”




能克制西毒武学的一阳指甚至是少林的弹指神功,也都不能够弹开他的软剑。这是以指相挡,若是以手臂相挡,他都可以砍断她整条手臂。





无剑脸色苍白,但却仍咧嘴乐着。紫薇以为她真被削断了手指,想她不能剑决,那基本是败了。谁料,他正要前去探看时,无剑趁他不备又御剑袭来,将将割其衣袍。

原来地上两截断指是她从尸体上割的,她左手并未受伤。以如此无耻但难料的手段,她这次直接把哥哥的剑夺了去。





软剑在她手里前割后砍的,剑刃柔软不挺,却好似难以驯服的毒蛇一样,稍不留心即割伤自己。原来当初剑魔弃之,只因难以控制的缘故,除了剑灵自己,还能有谁可驾驭这等剑呢?





这剑万万要不得,于是她直接把它一打挺,推插入老树之中,自己则奔向寺外,盗走一匹紫骝马逃了。





汉江蜿蜒,水碧青。襄阳南宁静的乡野,天水深青浅绿。





船夫撑木桨,在船头唱着野歌。她坐船上,目送水逝云飞。几只山鸟飞过翠色高山,无迹无踪。汗水滴落她面颊,无剑吹起口哨来,欢快、像是小鸟鸣,但她自然垂下的左臂袖染红一大片。







风停花落,水涨船高。



————————————————————————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