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doge)咱家,一個孤苦寂寞的紳士好人,善淑老鳥,渴望被勾搭。

点梗,抽两三个接受点梗(其实我全都想要(鳌拜jpg)写文

养病。有段时间可能不会碰lof……不过也不一定,也许会明天就蹦出什么骚操作(喂)不要想多,真的只是因为身体不太舒服2333我自从拔智齿后一直感觉不大妙,又麻又肿低烧反复,我睡几天就好了。

一直在被小人搞,群里躲着截图挂,身累心累。但是我要把话说清楚,我已经能说的都说了,诬陷造谣我不怕我的有的是证据驳回。这段时间大tag里一直挂我……虽然不是我愿意的,我也是莫名被挂啊233但我还是觉得挺过意不去,给梦间集圈内的大家,添了麻烦啦。(鞠躬

为了弥补,这篇lof我开点文,大家想看什么跟我说,我会挑几位,等我休息好了我努力尝试给您产。梦间集,aph,都可以。乙女,腐向,都可以,私设请说明清楚人设。

是这样的,因为家庭情况特殊,我家里日常生活只有我一个人,正好最近家里也有些嘈杂家务事也够我忙碌,最近双重的事儿多,我会尽量不错过这一切点梗的。

我只想说lof那么多人大家都是吃粮为交流不是为了给妳撕逼的,麻烦买热度的和反复挂的,奶茶小姐们要么麻溜儿的来个完美漂亮的滚翻赶紧,离开要么赶紧缄默,谢谢合作。

来,现在请出护宝锤。

杂诗七言残片

不典,缺对,无韵。言情可言当下,指心还指昨夜。


绵霏不减酷暑天,半除京城香炉山。

呖呖拙鹂扶枝后,咬咬伶雀宿柳间。

留尾乌云双绺梳,点花晶洞八宝簪。

若要问我最后句,至今没有成编纂。
 

澄清——反正我是有截图为证。

 @奶茶钱还是有的 

我很抱歉打扰了各位。但是有人污蔑不放,我也无法。首先说明以下内容不针对任何cp与倾向,我本人就是乙女腐向通吃的混乱邪恶,我本人就产过各类腐向与乙女文,在我眼里二者平等,我甚至给亲友都产过浮柳,柳叶乙女,浮生乙女。以下都只针对事。

一。

关于乙女群内的ky浮柳,我有截图为证,她的这两篇文就是浮柳向的。那么,考虑当时对话环境里有柳叶夫人,我因此提醒了一句不要再乙女群ky,难道有问题?后来是她自己退群,我可从头到尾都没有过激言行。对了我还加了颜表情呢,就像这样→ww。大家觉得这样的委婉提醒的话,重么?【挠头】

 

然后,那天我没有点她的名姓发了一条吐槽贴,这就算挂人了??没点名姓只是吐槽,这算挂人?您这番操作挂我都还提我的名字,把我头像截图摆上呢,我只是吐槽两三行,都没点名姓的。这叫挂人?这叫吐槽啊。

二。关于美食梗,我先放出我自己的截图,这个妹子自己删了自己的文图,但如果我没记错,我们俩相似度的确非常之高。剧情也意外地一致,a开玩笑地去用美食炸b。这个梗其实来源于生活,我被我亲友深更半夜被美食图私聊轰炸过2333所以化用到了这里。

没错,因为那个妹子现在删了文,我目前拿不出截图对比,但同时奶茶同志您和您的亲友们也没有证据证明她没有借梗。当时很多人应该都看过,我想人证还是有的。而且我要驳回“她说借梗就是借梗”了这句话,这是当时文章底下评论内容,请问,我何曾说过这样的话。




三。事情过去久远,但确确实实我挂人是因为一个妹子,污蔑无幽群内群友讨论g体围裙的事,此外还有很多不分场合ky言论的事。当然,这些既然那位妹子本人也承认是自己言行不当,我们也不再追究,毕竟是陈年旧事何必再提,您又何必拉她下水呢。那么这位奶茶同志,您旧事重提为哪般?

 

 

 一个移植的脑洞,灵感来自于世嘉游戏死亡之屋,童年回忆里进游戏厅必玩的游戏噫呜呜噫。虽然一直都很想吐槽为什么二代里俩男主要穿西服打僵尸,但还是忍不住想替换成mjj角色,可能纯粹就是恶趣味想看boys穿西服打僵尸吧(被揍



剧情几乎都改编自原游戏全四代剧情





1.



19⑨8圌年,沃陆公圌司重金投资研发一种有强活力抗衰老抗疾/病的药/物。研发中途,其中一名科学家死于意外事圌故,他的儿子、年轻的研究员紫薇因为最为了解其中的程序与关键故代替父亲继续工作。但渐渐他发现父亲之死另有隐情,并与不顾风险主张继续研发研发药物的公圌司高层产生矛盾。紫薇一边在弟圌弟木剑协同帮助下一边研发药物,一边又暗中调圌查公圌司背后的秘密,发现很多涉及监/禁暗/杀的黑料,并得知了老父亲的真正死因。









在实验研究中心所在的老洋馆,紫薇出于报复(she)目的,将原本用作实验的动物从笼中解出,并把搞出的有排列序号的那些异变怪物也一并放出。被注射不成熟疫圌苗的动物、怪物,发狂不可控,咬伤或咬死研究人员。被咬死的研究员立即异变异成了走路仿佛魔鬼步伐(划烂)的僵尸。





灾圌难发生后,AMS立即派出特/工归一和灵蛇前来调圌查。归一的女盆友就在洋馆工作,他亲眼看到怪物掳走女友。两人持枪深入洋馆过关打僵尸,救出被困的研究人员们,击杀变异生物,但紫薇早已溜走。灵蛇在洋馆某房间发现了有关列序改造生物的资料单,又根据数据库里研发人员的资料找到关键研发人员木剑。木剑承认故意放出异变生物是为了报复公圌司。最后他放出了尚是半成品危险人造物,结果人造物苏醒后不听程序指令,对创造他的人也展开攻击。最后两名特工找到了它的弱点也就是身圌体最脆弱的部分,骚操作走位击杀。木剑被逮//捕,洋馆被圌封/锁,公圌司董事因为涉及危险研究也被特邀喝/茶畅/言。特工们以为,事情至此算是结束了。







2.







两年后,在老城区又发生丧尸袭圌击事圌件。前去调圌查的灵蛇失联了,秋水带着新人天罡一起去调圌查。两人在教圌堂找到了受伤的灵蛇,他已经不能继续前行了,但也只得十分不信任地将序列改造生物的资料单交给秋水,并在年轻人绿竹的陪伴下撤离这个地方。秋水和小罡继续打怪,中途收到一则内容为报社宣圌言的邮件,来源地是沃陆公圌司分部,位于尸变地点不远处。







两人继续前行。中间大概会有前辈和后辈的谈人生对话,天罡作为年轻人,偶尔一时冲动,并且他也会有迷惘不知方向的时候。







最后他们找到分部公圌司大厦,干掉一层的防卫机器和改造人后,进会圌议室找到了紫薇,谈话开始,然后……谈崩了。紫薇放出了相较于两年圌前的半成品,成熟且听话得多的异变小怪兽(划)金属色泽的人形怪物,但还是被特工们打爆体了。最终他留下一段意义不明的话,不想被逮//捕,坠楼自尽。







两名特工走出了大厦楼,收到消息得知之前受伤的特工也都平安无事,离开了这个地方。天罡表示自己的理想是有朝一日能成为如几位前辈们这样出色的特工,从前还对自己的选择有些犹豫,现在他不会再犹豫了。







3.







距离老城区事圌件又很多年后,丧尸并未完全被消灭掉,形势不容乐观,老城区已经完全被废弃封圌锁,出没其中的只有异变的动物和行走的尸体。之前审讯中,木剑透露起初研发药物目的在于医圌疗用,而他也有私心凭此救治患重病而时日不多的妹妹。但在研发之中,却不知出了什么差错。试验场里从垂死到痊愈的实验动物大多都变得异常亢/奋、失控,有人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开始用于别的什么deepdark目的。





根据灵蛇之前找到的序列生物清单,还有很多异变怪物没被发现没被清除,根据紫薇的暗示,他一定早已将它们安置在了某处。







黄冠的女友女冠是警/队成员,因/公/殉/职,因此他发誓要竭力除尽那些怪物。他带着在第二篇章故事里出现过的绿竹,来到僵尸出没的废弃工厂,两人一路深入,发现工厂里果然关着尚处于封存状态的改造怪物。就在他打算将它们击杀时,绿竹现出真面目,开门将僵尸引入。黄冠被丧尸们挠死。浮生操控了中/央控/制装置,将这里隐藏的序列怪物全部都放了出来。另一边,AMS派出了老特工们应对这次新的灾圌难……


刀枪剑鉞,恩怨情仇

一晚上愁心愁骨的也睡不着,然后瞪眼到天明,决定写点有意思的东西。是武侠相关,包括查找的相关资料和我个人对武侠的一些理解,也有对咱们游戏的一些些期待。





一.武侠的前世今生





有华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好比有开拓者必定有危险而迷人的西部世界一样。武侠文化对于中国人来说虽然不像儒家文化那样深入骨髓,但一定也在每个人心中,以不同方式驻留过。试问谁小时候没有披着被单拿围脖裹在脖子上当交领看古装武打片呢,谁没学着吴京翻搅过水缸呢?






历史环境滋养了这一独特文化,武侠的诞生在古代便已埋下幼种。民间携带兵器暗器的无业人群聚集地和流民世界,便是江湖的雏形。







很多人说最早的武侠思想起源于诸子百家中的墨家,墨家元素也在千百年后,成为了一些新旧武侠小说或者武侠/仙侠向作品中不可缺少的元素。如此来看墨子,墨家当属武侠之祖师爷也,不过后世的武侠作品所承载的思想,其实更偏向儒家,道家思想。《碧血剑》的家国情怀,《笑傲江湖》的洒脱超世,便是鲜明的例子。最久远的武侠世界,在诸游侠列传和志怪记载都可窥一角。专诸刺王僚,干将莫邪铸剑,越女剑斗百人,荆轲刺秦等等故事,大多都体现出了后世武侠的基本特征:武艺,传奇。写实的是武侠,浪漫的是仙侠,但一个侠字是必不可少的。







劫富济贫、知恩图报等我们现在看来作为武侠小说必不可缺少的关键理念,也主要是随着世俗文化的发展,在民间立足了脚跟。唐传奇,宋话本,元散曲,明小说,清小说,民/国新派文学……在民间这种侠义是有香火的。







唐时留下的《三十三剑客图》系列故事,已经很有武侠亦或者仙侠的味道了。其中一则故事《车中女子》,讲述男主进京赶考时遇见神秘的车中女子的故事。男主擅长飞檐走壁,但这点功夫在女子面前可谓小巫见大巫。后来男主陷入盗马事件被捕,女子利用武功将他救出。后来宋代话本、元代散曲也存在许多非常有武侠氛围的故事,有的偏向写实,也有的则比较玄乎了。元明时代的章回体小说《水浒传》里也存有近似类侠的描写,以及大量写实的打斗描写,这些都为后来武侠小说的成熟打下基础。明代《一枝梅》的故事,则是盗侠的延续了,这类侠客偏向法外之徒,儒气比较少。清代《三侠五义》(近代改七侠五义)的故事,从人物塑造到情节设置,都已完全是成熟的江湖系统了。没啥事飞檐走壁什么的,以及啥设置之中无论如果都不可没有翩翩白衣公子。







不过真正的完备成熟体纯武侠其实是晚清乃至民/国才有的,特别是民/国时代。那段时间,有保持传统风格的章回体旧派武侠,尤其深受评书影响;也有文笔、用语上受外来新式文化影响而鲜明不同的新派武侠。有保持对武艺于江湖的的较为写实者如梁羽生,也有偏向迷离玄幻仙侠世界者如还珠楼主。后者所描述的仙侠般浪漫故事其实对那些注重写实的武侠作者也产生了深远影响。








古龙是一个风格很鲜明的新派武侠作家,他也承认自己会在日本小说与翻译的国外文学中汲取营养。所以我们不难发现他的文笔,故事都很有现代感,不同于金庸对招式文化的细腻描写,古龙小说写武林,武斗都偏向写意。人物情感上,同纠葛的爱恨也比较现代,男女关系较为自由。这种感觉,很像电影《卧虎藏龙》里竹林里那段情意交融的武打,不偏写实,更偏浪漫。







二.银屏武侠








以上是文字,但让武侠在几代人心中留下烙印,也不能不提影视改编。民/国时代也有很多黑白武侠电影,(《火烧红莲寺》《儿女英雄传》)到了彩色电视时代,各类香港武侠片层出不穷,尤以邵氏武侠类出。









早期武侠电影里的动作的一招一式设计其实很大程度没有脱离传统戏曲。传统戏曲,各个地方戏舞台上都有舞刀弄枪的,配合踩点音乐,是一种较为夸张的半虚打或半实打,舞台步子很明显。







不过此时中国的武侠电影,也深受日本武士电影与美国西部电影影响,早年邵氏武侠电影便是,后来乃至现在的一些武侠电影,依旧可见这种影响,比如《七剑下天山》《双旗镇刀客》等。此外在文化倾斜上与造型上,一些港台片子也偏向日式风格。比如以浪漫著称的导演徐克,他的武侠美人大概是很多人美好童年的一部分,而他的很多电影里从不起缺少这种日式风格,比如东方不败。








总的来说,武侠电影让武侠文化传播得更广了,且这些电影一定也承载了不少人的青春回忆。









三.游戏武侠








武侠之于国人,仿佛一种不老不衰的流行文化。它明明是传统的,又为何算流行文化?对武侠来说传统和流行可能并不冲突,古往今来武侠文学都是喜闻乐见的民间文化,即是一种流行,其流行性和民族性也不亚于超级英雄之于美国人。所以到了如今,手游端游页游满天飞的时代,武侠依旧是受欢迎的题材。






时代在变,很多文化都在不可避免地走向衰亡和和被遗忘的命运,何况是一些本就在近代惨遭挫扬与摒弃的传统文化。武侠文化集中国传统文化于一体,如果它可以通过受年轻人欢迎的流行形态继续延续下去,我想,也未尝不可。







私心说一说梦间集这个游戏,因为个人很喜欢武侠,所以冲着金庸武侠风和拟人武器过来玩,现在已经变成她的自来水了。只是后来发现似乎游戏也在不可避免、进行着去金庸化。但我想不管怎样,游戏还是要走所谓“古风浪漫”路线,武器或物品的拟人,因此我认为她依旧对我有很大吸引力。







没有啥比一边支持游戏还坚持同人产出更能证明爱的事了吧,何况我其实还有很多(肯定不会成真)的期望。比如将来新武器的选取,倒是可以不必拘束于近代武侠民间武器,古代名剑名物,如古越女剑鱼肠剑等,承载历史文化民族情怀,又不跳出侠这一圈圈。如此,既有底蕴,又鲜明漂亮。更重要的是,背景故事非常好编。比如伍子胥的三尺剑,越王勾践剑,啥啥啥的。







而剧情文案,我个人认为剧情文案有点像是流畅的微型小说,像外传篇章花雨,千隐那个剧情,就非常有古龙武侠的味道。我也特别希望以后活动或正章文案可以有这样的水准,这种风味真的超级戳我了。





以上至此,或有补充待后续,感谢恁看到这里。

从前因为非常非常有干劲儿,再加上能认识那么多的小天使有幸结识那么多的太太真的觉得太幸福了。因此上,不论发生过怎样的不意之事,我都从未产生过不想再写文这样的想法。我觉得这个地方温热温热的,待着很舒服,给朋友们产粮哪怕不公开只是私下py相赠,我也觉得非常开心。



我还很喜欢建立各种粮仓供大家开仓而分食,互割互喂啥的,主要是我毕竟还是很喜欢“大家在一起产粮”这种氛围。


而我之前所做的事情都是我寻求道歉和公道,如果这种行为也是一种“罪恶”,那我还能说啥……花钱买粉软性挂人,我谢谢妳了,我没想到我这种透明还能得到这种待遇。我只是一个小透明,我还真不是啥足以搞大圈的太太,我一篇文热度望而便知,我知道自己什么分量。我愿意给朋友们,给喜欢看我故事的小天使们写故事,愿意和她们分享我的脑洞,也就这样——够让我满足了。


不过说实在话,咱能不能凭良心说,我从头到尾干错了啥,妳能说出来么。说不出来,暧暧昧昧扣扣索索找字眼儿,看得人挺不爽的。还有啊我是真的替妳们心疼奶茶钱,有钱不好好花买热度来挂我这样的小透明,妳说妳走不走脑子,傻吧。还有最近没记错首页里频繁出现的都是妳们这些同志战友,到底是谁搞不良风气啊。


像我这种小透明,妳挂了我,跟不挂我有啥区别。我现在极度压抑,想求蹭蹭安慰都不会有谁来理会的,妳们觉得如此欺负我这样一个垃圾鸟真的很有成就感吗……







被锤爆了,寻迹48-2
尝试笛子献祭,双六爻都不行,救命啊,可耻地来求help qaaaaaaaq
试过了各种风骚走位,两个小针针一回合就把全员扎shi了,针可怕啊

我好想吃變態的單戀故事哇(獄友預警

傻白甜救不了我,只能以毒攻毒用重口的來蓋過雷糧的尷尬了

【梦间集/武侠风同人】金簪拨灯(一发完)

☆给小木木的生贺,杨哥主角的故事  @雨桐屋.凉木 

☆简单来说就是枪哥和柳叶联合揍了浮生的故事,很久之前就很想看这段打戏:当浮生也练起杨家枪法

☆没有预警,轻松日常

 

BGM:风月笑平生,纯音乐唢呐爆还是人声演唱版都燃爆啊 

 

话说杨家枪给我一种家国大义英雄的感觉,超级喜欢这种硬汉。

 

—————————————————————————————— 

 

 

每逢秋收节日,村口都要如是让一众年轻汉子集会打鼓。但听得一片咕隆咚咚,咕隆咚咚,锣鼓喧天,惊动鸟雀不敢落地。这会儿柳叶买茶归来,正看见外面热热闹闹,回去后也告与杨家枪。杨家枪问他:“柳弟刚才看什么去了。”柳叶笑曰:“外面有驱蝗打鼓的活动,弟就稍稍看了看,没什么新鲜的。”

 

 

杨家枪听罢,朗声笑道:“我正好也要把咱家的鼓抬出来。”正说着便起身去拿了农鼓,也把交领棉上衣一脱,裸了上半身。他这老铁枪毕竟出身军伍,这一副板硬板硬的身子,胸廓分明,后背肌肉也滑实非常。柳叶知道老杨一时兴起也想跟那些年轻人一样去秀身段儿,忍俊不禁:“你一打鼓,声音把别人都盖过了,别家的还打不打啦?”

 

 

骄阳烤得地面明晃晃,男儿们挺立在树荫凉下敲打红绫鼓,果露在外的肌肤上流淌着汗水。杨家枪也抬了鼓出来,正正当当就站在了中间。他健硕有力的胳膊一击鼓,再一击鼓,声如雷震。咚咚咚……他两臂叠次挥动,眸仁闪射火花,这气势倒是把边儿上的后生们都给唬住了。

 

 

地塌天崩,并躯雷震。接天稻浪怒涛。

 

一时之间,他周身竟也不再是清闲清净的民村小镇了,刀光剑影铿锵如雷,仿佛回到了流血千里的沙场。恶鸷盘旋,病马发出最后一声嘶吼。杨家枪提着铁枪,站立在死去的战友之间,满目血色。女真人的红羽毡帽和汉人的范阳毡帽落一地,也分不清哪边是哪边。

 

 

最后一声封雷,一切戛然而止。杨家枪此刻双臂、胸前背后都汗津津一片了,阳光烤着他的健色身躯,显得仿佛是一种油油的蜜色。他长发编在后头,辫子甩在后背上,也直滴淌汗水。

 

 

杨家枪意识到自己似乎不若当年那般年轻了,倒是那股执拗劲儿非但不减反而更浓。想至此,他活动了活动胳膊,收回一双鼓仗,这意思是打算收鼓回家了。边上的后生们看得呆了听得也呆了,那些过来围观男子脱衣打鼓的村妇们也都脸颊绯红,直盯着这个男人瞧。

 

 

“也就露一小手而已。”杨家枪心想道,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头。

 

这击鼓,也许不为天地祈福,为的是他杨家枪一人。他在发泄,在思追。自从负伤后他远离战场来到临安隐居疗伤,身边有兄弟柳叶刀常相伴,并不孤单。偶尔玄铁老友也回来看看他,与他饮酒交谈,畅谈江湖趣事和年轻人们,日子过得是很惬意。

 

 

浮生自从与他们兄弟俩告别后,约半年之久没再回来看他们。赛会节日后,浮生难得回来了。这个年轻人衣白乘马,不过看上去比上次告别时要清瘦多了,似乎半载江湖颠簸,消磨了他。当晚杨家枪、柳叶和浮生在桌边吃饭。柳叶道:“难得回来一次,又要走了,杨哥哥之前一直担心,也有寄信,你却不回。”

 

 

杨家枪道:“这段时间没你的音信,不知你去了哪里,做什么去了。”

 

 

浮生不言语,过一会儿只说:“我要做事,不想掺和到你们两个,莫问。”一时气氛有些令人不适,山野家餐,浮生将将吃了几口,似乎连留宿都不想,便有要牵马离去之意。杨家枪看着他,忽然,按住浮生的肩膀,对他道:“走之前,我意欲与你切磋切磋。”浮生看向他,面露惊讶之色。对方道:“使哪样武器都可。”

 

 

浮生手摸向自己的佩剑,事实上他的金剑在之前与无剑等人的比试之中,已有残损,尚未恢复。他于是道:“好,那我便改使枪。”

 

 

说来,浮生少时曾跟从杨家枪学过耍枪的。

 

 

浮生将白狐折卷的外披风脱了,拿了一杆白毛长枪来。杨家枪也索性不着甲胄,提着铁枪与他到屋外平坦地面上对峙着。柳叶携刀追出房门,且看他们怎么比试。但见浮生、杨家枪两个人迎面挥枪各自挑了几回合,浮生力求快速击敌,好几次低吼着刺过去,都被老杨给挑一边儿去了。不多时,这个年轻人便开始气喘、步子也不稳了。



“这就不行了?”杨家枪问着,枪杆碰地。

 

 

浮生并不甘心,落败的滋味儿可不好受,他点梨花般地用枪头刺过去。毕竟爆发力优势他都有,而且他也没甚麽顾及。他想到从前与天罡、与无剑比试,铿锵剑影,他自是不甘心落人一着。

 

柳叶在一旁看着,他知道老杨可能下不了重手,比较吃亏,于是也挥刀出鞘。浮生猝不及防,前面刚挑枪,后面的柳叶刀便袭来。浮生急忙回头横枪挡刀,诧道:“柳叶兄弟,你怎地也过来了。”两个人刀枪相接,回身作旋地对打了几回合。

 

 

最后杨家枪使出一招金簪挑灯,直接就挑断了对方的枪头。枪头折而落地,浮生睹之不语。杨家枪道:“我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们,是也不是?”对方依旧不答,杨家枪道:“既如此,你去吧。”浮生看着他们俩,对着杨家枪作了一个揖,也对柳叶作了个揖,回去取了衣服与原有武器,出了木房牵马离去了。

 

 

不日,杨家枪又收来玄铁的信件。柳叶道:“信中说了甚麽?”杨家枪看完信件,笑道:“玄铁兄邀请我去剑冢,说是请我去给后生们排兵练习去。真是难得,世上还有用枪之地呀。”

 

 

这种怀念又兴奋的感觉很久没有过了。柳叶笑道:“杨兄这话说得。你是要走么,弟也不多说甚麽,当得珍重。”

 

 

 

杨家枪道:“我向来不喜欢过分清闲的生活,对我来说,果然还是战场更适合安置老壮之身呀。”

 

 

—————————————————————————————— 

 

Fin

 

 

 

 

山川无语各西东,风月笑平生。

有情自有伤心泪,患难识英雄。

烟波万里寄苍穹,兄弟在心中。

夜雨江湖梦虽寒,丹心映日红。


唢呐纯音乐和歌都燃爆了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