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梦间集/废土pa】铁泥年鉴(序·上)

*点梗还债第二弹! 老帕  @墨蛇君  的末世废土pa

*灵感来源于辐射系列游戏  然后可能又加了点魔改……

*老蛇中心的故事。燕蛇/东邪西毒向

*R-17-情节注意

 

BGM:Riddler-nightwish

 

 

预警:核//恐慌与AI恐慌产物,末路求生,贵乱,暗黑,文中提到的国家与地区切勿与现实联系过于紧密

 

后面还会持续还债的  

 

——————————————————————————   

 

核/打/击实施的前两个小时,指挥中心的将军,先把二代“隐者”帮手人工智能系统骂了个狗血淋头,原因是人工智能始终坚持原有的方案,目标锁住水中潜艇。“抱歉将军,这不在我们计划范围之内。”尽管被各种辱骂了一通,立体投影下呈现半透明体影的银发“青年人”语气如旧,淡然而机械。

 

 

 

“我还是不能理解当初为什么要装这个东西。”士兵指着紫薇说,后者则依旧重复他那句话:“根据原有的线路,可以避开埋伏的敌人……”

 

 

 

 

将军想要强行关闭帮手人工智能系统。最后,他和下属说:“噗,要不下次和老尼说说,给它也颁发个军衔吧。不过,这东西最初只是设计用来反黑和整理信息的,怎么现在都开始抢人的风头了。”他准备发信息给别部,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整个指挥中心的网络系统出现了故障。迫不得已之下他又将被“罚”反思的紫薇又开启了。但是这一次,人形影像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伴随着屏幕的几下打闪,主页面调换回了人工智能主导界面——像是一只闪着红光的阴森森的眼睛。这是他的本体。

 

 

怎么回事,系统出故障了吗?这可是非常时期,怎么能允许发生这种事情。

 

 

“这条指令无效。”

 

他如是说。

 

 

 

 

 

再愚蠢的领导者也不会傻到将人工智能引入战备司令部来代替人脑下达行军或破坏的命令的,因此我们依旧把地球被摧毁成灰色坟场的罪责,归咎于人类本身上。能源衰竭、人口膨胀、领地纷争与土地资源匮乏等问题没能得到妥善的解决,长期以来问题持续发酵,导致大国政府之间关系愈发紧张。

 

 

 

 

直至今日,西部围城管事人将旧时代战争归咎于某东方大国政/府的执拗,并认为是当时美/国战地指挥部里有人“疯”了。再后来,有身份不明的人公布了战争爆发前夕的音像视频,与围城军所持观点不同,该资料显示起初对亚洲实施核/打/击并非是美/军计划之中的军事手段。同时,残存资料显示,当时美/军将已将最先进的人工智能帮手系统引入军队。

 

 

 

 

“你是说,发射核/弹的按钮是人工智能按下的?”神雕一屁股坐在土堆上。他穿着笨重而怪异的防辐射衫,戴着苍蝇眼鹰嘴管的面具,被灵蛇嘲讽就像一只又肥又丑的变异怪鸟。而灵蛇依旧专注于寻找这个地方是否有可利用的物品,他翻倒了残墙,看见了一个灰脏的黄鸡玩偶。这个地方在被夷平前是富人居住的街区,如今生者大多已逃亡别处,曾经繁华的街区地带,现在则游荡着不怀好意的无居者。

 

 

 

 

灵蛇忽然停住不动了,神雕见他反应奇怪,便问:“怎啦?”然后就看有一只脏兮兮的小手,抓住了灵蛇的枪管。墙灰皮掸落后,这个藏匿着的小孩子现身在两人面前。他满头的银毛乱兮兮的,衣衫也破破烂烂,小手臂上满是伤疤。他那双红色眼睛看着这两个人:两个大人一个是穿着暗绿色厚夹袄,另一个则像是旧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变种鸟怪,孩子的直觉:自然是亲近左边的。

 

 

本是苍夷破败的地方,但是发现了幸存的人,这可以称之为奇迹了。不过,这个男孩究竟是如何活下来的,完全成谜。

 

 

 

 

十多年又过去了,旧区混乱的情况丝毫没有得到改善,反而变得更糟。灵蛇看了眼墙上挂着的日历,看了眼被涂写得几乎没有空隙的黄墙,又在盥洗室镜前看了一眼眼角开始出现褶纹的自己:眼窝深陷,眼眶周围略微阴暗,灰蒙如烟。岁月的沟痕已经爬上他面庞,不过这倒无法剪却他固有的英俊。

 

 

 

 

第十七年,依旧没有关于玉箫的任何消息。如果他被丢到了辐射区,那么八成尸体都已经不成人样了。灵蛇也不知自己为何如此执拗,用神雕的话来说,他挖不到坑底的骨头是不会罢休的。灵蛇光裸着上身,穿着条半旧仔裤,靠在床头。大概半个小时后,飞燕提着蓝色塑料袋回来了。这个男孩年纪也就十八九,不过跟着灵蛇东奔西跑,端枪开车,杀人寻物,无所不能。

 

 

 

“走,我们去高地。”灵蛇做出了决定。“今晚就走吗?”飞燕装了一袋子的东西,试探性问着他。“现在。”灵蛇强调道。飞燕闻之,立即转身去打包需要的东西,在装了半袋必备品后,他无意之中翻到了一个破旧的黄鸡玩具,小孩子的玩具。他端详了一会儿,将玩具也装入了必备行李中。

 

 

 

灵蛇看向车窗外,天空白惨惨,地上皆是残败的遗弃建筑群。高地秘密基地并不欢迎外来者,尤其是游荡者与无身份者,他们的主管人傲慢保守、反复无常,是曾经军/事/基/地的军人。灵蛇不知道为什么神雕一定要跟着这家伙走,看待遇还不如曾经在西区好。

 

 

 

 

 

灵蛇被留在外头和一名年轻的兵人谈话。飞燕走入里屋后,第一眼就看见了墙角放着的那个丑陋、可怖的防辐射服,还有那个古怪的面罩。乍看好像这个怪物就站立在阴影的角落不做声地注视着他。神雕这时拿着一个瓷杯子走了过来,他穿着一件无袖背心,披散着头发,而在他面鬓一侧,有几绺发已是灰白色了。飞燕乍看,竟没有认出他。“怎么了,没认出来叔叔我?”他笑了一声。这不能怪飞燕,毕竟他印象里从未看见过他摘下面具的模样。记忆里神雕的形象,一直都是那只变种怪鸟。

 

 

他保持着警惕。

 

 

 

 

——————————————————————————  

补充一个人物介绍

 

灵蛇:常年游走于东西部,曾经是围城军军人。十多年前,西南驻扎地遭到野匪与变异人联军袭击,其同僚玉箫失踪,生死未卜。灵蛇至今仍在寻找他。几年后,收留从废土地带捡回来的飞燕并抚养大

 

飞燕:灵蛇在捡垃圾时捡到的孩子 ,未受辐射影响异变,其实异变的确存在,但其主要表现是使得他体能变得异于常人。

 

神雕:从前是居无定所的流浪者,后加入高地军队,常年戴着可怖的面具穿着笨重古怪的服装(就算不身处辐射区也如是),开玩笑说自己面具下的脸是被炸毁容了,坑坑洼洼又血红可怖(主要用来吓唬正太时期的飞燕)

 

 

紫薇:第二代助手型人工智能,投影人形以科研人员的儿子为原型。他作为军事信息管理者被用于军事之中,但是却逐渐有了自我意识,认为自己受到人类威胁,并自作主张,“我先行毁灭,再来创造。”

 

因为有紫薇的前车之鉴,后来的兄弟姐妹智能系统如玄铁(第三代)、木剑(第四代)、无剑(最新一代第五代)都被设置为绝不可违抗人类

 

但是在将近二十年后,第二代智能却成为了AI文明社会的被崇拜对象

 

 

 

TBC

 

 

下篇再上一锅燕盖浇乳蛇肉饭

评论 ( 3 )
热度 ( 40 )

©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