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梦间集/治愈同人】京师兔儿纪

 

*这是迟到的中秋贺文,灵感来源于搞非遗课程时看到的老北京兔儿爷玩具模型,一下子就勾起了童年美术课描画石膏版兔儿爷的快乐往事,于是想搞个兔兔pa

 

*剑冢组兄妹、大金铃和引梦笛月宫公务员设定;全员向

 

*治愈向,操作依旧

 

 

————————————————————————————

 

 

 

每至中秋,家中主母每都会主持拜月之典。在香案上五彩的小饼堆成山,兼摆瓜果,又正红烛。在令人眼花缭乱的贡品之中,往往还会拍坐一个玉兔模样的泥塑玩具。虽说拜月之习俗古来有之,但是将传说中姮娥仙子的爱宠玉兔一并祭祀,实则近代之事。

 

 

 

兔形偶像所指代的是玉兔不假,但实际上广寒宫里张罗捣药降福的兔子并不止这一只。兔界如人界,上有一大统领即玉兔,其下还有公卿王侯士农药商,各类兔民司职岗守各不同,犹如尘寰世间。有的兔子仗着大家族,在人间地方也有祭祀信仰,有的兔子则是山林野兔了,命固不若也。

 

 

 

齐鲁之地有兔大王元氏,本系塔拉野兔独孤氏,在济南府为当地百姓所崇拜。老兔有五名儿女,如今都在月宫里办公。鬃毛赤兔玄铁、黑耳蓝弧兔青光、狼鬃灰兔木剑常在正音殿和纯阴殿里担任守门者工作,塔啦耳(一只耳朵竖着,一直则微微耷拉着)雪兔紫薇司管药库,白毛软尾小兔无剑跟一众小兔都在礼殿内轮番捣药制药饼。

 

 

 

但今年中秋出现了些问题。无剑不知道今年轮到自己捣药了,误以为无事闲散,就偷偷跟着月车一起下去了。这是个大问题,无兔捣药,那就乱了套了。金耳兔金铃儿从广寒宫里出来,找不全捣药的,就跟银耳兔引梦说及此事。引梦道:“那就看还有谁在,替补一下就好了。”

 

 

 

 

恰逢灵蛇登月来找乐师玉箫谈天,路过礼殿看见一众长耳小仙民在乱跑,问其故。得知情况后,灵蛇笑曰:“捣药么,本尊也会。”玉箫问道:“那你会把药团拍成饼么?”灵蛇觉得这句话是对自己的羞辱,别说拍成饼了,让他翻出花儿那也是小事一桩。

 

 

 

 

阔耳兔越女眼睁睁看着灵蛇拿着捣药杵进去了,她非常担心,问双色花兔白虹:“灵蛇仙翁怎么进礼殿了?”这条大毒蟒,里面的小兔子们对他来说不一口一盘开胃菜吗?白虹道:“灵蛇仙翁擅炼丹捣药,说是要帮忙捣药。”

 

 

 

 

不过捣出来的药饼能不能吃就另当别论了,众所周知灵蛇仙翁擅长捣的是剧毒药。凡人若是吃一口,七辈子生来都先天衰疾。

 

 

 

 

却说这小兔无剑离了广寒来至人间,觉人间之大,非月上比,登时就爱上人间了。但人间黎民都穿尘世布衣,她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丝不挂的人,兔尾与耳朵并未隐去,被看见也不是事儿。走着走着她看见有座庙,偷摸摸进去后她觉着韦陀老菩萨弟子这身衣服不错,就偷了一套僧衣;但又觉得僧衣不怎么好看,这时无剑注意到药师菩萨的座下弟子毒龙正往另一寺院走去,后面还跟着信女善男。无剑偷偷跟过去,趁着信女善男脱外套进寺礼拜时,又偷走几件。

 

 

 

 

男女衣混穿,脚上还是滑稽的僧人鞋,无剑倒不怎么在意这些。她发现人间中秋祭祀堆的五彩月饼山可好玩,偷偷变法偷了几个吃,蹲在角落里抱着啃。“好难吃啊。”她啐道。光是鲜亮好看,味道就像辣沫儿,原只是摆设啊。

 

 

 

 

南城北城佳丽多,店铺也都卖起节日相关的好玩玩意儿。无剑来至城外,城外人较少,野郊山岭则更是人迹罕至。无剑把衣袋里的彩色小饼都唞了出来,就地摆放,然后点一劣烛,就当也象征性礼拜一番。

 

 

 

 

忽然,她听见动静了,再回头一看,不远处竟有只小白虎。白虎化作世俗士人青年模样,只是外套着银毛狐狸尾披风,穿着雪貂褂子,野犬牙扣系银鼠护腕。浮生尾随一只兔,不想她东跑西窜实在烦人。无剑从前常听说人间有恶虎,不想真个遇到了。

 

 

 

浮生道:“素闻佛家、仙家都讲究慈心。任由人饿死一定就不是慈悲的事,那么同理,任由我饿死想必也不是神佛想看见的事吧。”

 

 

 

 

无剑可并没有割肉喂虎成大美德的觉悟,她立即抽出捣药杵,对着他脑袋duang叽敲了一下。白虎没想到她会突然来这么一下,再回过神儿来,这兔子直接转背后去揪住他的虎背骑了上去。老虎和兔子缠斗一路。

 

 

 

 

 

 

那边儿无剑叫浮生背他去北郊,又背她去西郊,一路累的不行,浮生道:“没有这样的道理,妳赶紧下去。”就在这时候,月车从天而降,庞大的银蟾牵着车,后面拖着四五节木车的月饼山。引梦坐在车前,吹笛引着蟾蜍。

 

 

 

 

引梦笑道:“妳只顾在此玩,忘记了工作么。”无剑这才意识到自己记错了轮班捣药的时间,是时候回月宫了。“还没完,这些药饼都要分发下去,可解黎民肆疾。”引梦说道。无剑一听说要加班,茸茸的长耳朵都耷拉下来了。不过……她看了眼在月饼车前观景的浮生。

 

 

 

 

。野郊采风的士人不小心目睹这样离奇的一幕,直说虎食小兽天经地义,兔子骑虎闻所未闻……于是后世在中秋盛行的的泥塑兔儿爷,便是披挂拿捣药杵,穿着盔甲,骑一老虎。

 

 

 

 

 

—————————————————————————————

 

 

 

“说来,仙翁你是用什么药品捣的馅儿?”

 

“没捣药馅,但用了五种料子。想必在人间会很受欢迎的吧?”

 

 

 

 

————————————————————————————

Fin

评论 ( 24 )
热度 ( 52 )

©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