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梦间集/武侠/R18】游龙掠影

*久违的伪武侠风,熟悉的骚操作味道

*警告:A18 有GB倾向的浮无注意。是假车请搞好正规安全带

*范阳毡帽是林冲的行头不错,但是白马配上红缨毡帽笠子男儿好像很骚x

还有对枪挥剑的武打什么的,sao~到不行

铁浮屠、拐子马:世传为金国女真人骑兵阵,然鹅好像后来被岳飞灭了

 


————————————————————————



 

一队铁盔兵行在前,厚棉的蒙古马兵走在后。深黑色的铁链将前列的骑兵紧紧锁在一起,一走动起来,都能听到当啷响声。这一伙人在西王母山山脚下停住了,人马稍稍左右别开,一匹雪白的壮马挤上前来。这马臀股结实,四肢修长,一双黑眼睛,颤着长睫毛,非常漂亮,跟主人一样精神。

 



马背上的青年身穿水貂披风银鼠褂,倒吊披风狐狸尾巴,金腰带金靴金手鞍,又戴了一顶带一小撮红缨的范阳毡帽,宽大的帽檐下露出几绺棕色的卷发。




 

赤日高烧,重云繁笼,浓烟滚烫。骄阳刺目,浮生合眼扣了下毡帽笠子儿。王母山尚呈一片青翠,山脚比山上要暖热得多。这一队铁浮屠继续行进,忽然,有了风吹草动,浮生令其停下。但见两边高起的山凸处,不知何时出现了另一队军。队首的年轻将领外罩斗笠,头戴网巾,穿着方领黑色背心,两臂袖子银白色,下穿掐褶过膝;胯下梨花马儿,腰间银柄利剑。


 

铁浮屠军立即牵连一线,以待迎敌。无剑那边叫兵马四下包抄,先后击破拐子马。而重装坚如铁的铁浮屠,虽勇猛骇人,但因铁链牵绊之,可进不可退,灵敏度不行。越女挥剑,嘿呀一声斩落一人于马下,回马乱斩,刺一声敌血喷划,粉腮娇容上留下几滴血。她又挑起又接住一弯刀,从旁刺杀,骑着马绕过去一刃刺向铁浮屠军人的面铠缝隙。


 

这是有预谋的。陷入乱境,浮生挑起红缨铁枪,正和迎面过来的无剑打了几个来回。无剑看他耍花枪,迎头就险些被刺了一招白蛇吐信,又一剑挡了他一招金簪拨灯,最后剑一狠,把个铁枪头折断了。浮生这便又动用起自己的金剑,两剑呛呛相抵,浮生把她的斗笠砍掉了,网巾也划得破了。但无剑此番也鸡贼,来了个借力打力,回剑反击。这时候又飞来几支箭,浮生一拽手中绳,避走跑远了。


 

无剑也掉头追过去。浮生却没瞅见有陷阱,地上有长索一横,绊住了马蹄,于是他整个连人带马都翻了。“嘶……”浮生正想起来,忽觉眼前有什么一晃,接着一口剑直直地便刺来,没刺头喉,扎在了他右侧的草地里,几欲贴耳肉。

 

马就站立在草丛不远处,眼睛眨了眨,耳朵动了动。安静非常。



 

浮生并不记得是如何和无剑停手不打了的,唯记得两人推搡牵绊,直在草灰地面上狼狈翻滚,草根叶片沾一身。最后掐着脖子又绞着手臂,浮生脑后磕到了一块硬石头,然后没动弹了。他喘着气,无剑压他身上,两双眼睛互瞪。


 

乱糟糟拳打脚踢一番后,无剑连拖带拽着浮生到一老槐树底下。浮生脑子还嗡嗡着,靠背是树木。范阳毡笠子掉在了地上,他一头卷发乱遭披散下来。他渐睁开眼睛,看见无剑正趁他没注意在摸他的白马。这的确是匹好马,屁股圆鼓鼓,臀丘有弧度,高壮结实,无剑从马头摸到马尾,摸够了,才有转回来。


 

“你从哪里搞来的骏马。”浮生听到她问了这么一句。显然,无剑对优马之爱,一如从前,他心想着。“漠北买来的。”他低声说,声音有些沙哑。忽然,他一手捉住她脚踝。


 

“还要再打么?”无剑啐了一口,把嘴里的草根吐了。这一回她没再往他肚子上打,也没有踢过去,脚步一跨腿一曲,压在了他腿上。也不知怎么地,她看着尔今有些狼狈的青年,觉得很是好玩,一时欺心大起,手往腰间一放竟开始脱他裤子了。浮生诧看了她一眼,想抬腿起身却不得。当然若论斗法,那是万万不可败给对方的,于是他暗针一拨弄,拨挑掉了对方背心扣子和右边系条,露出她那对白鼓囊囊粉晕一点的女乃子。


 

这风一吹,无剑上身怪透凉的。她讷然,低头看了一眼,又怒窜上来,两腿跟剪刀似的使劲儿一绞。又乱糟糟推打了一番,最后无剑直接坐他上面了,然后胡乱手脚,探钻过去拍打两下浮生那圆实软溜的屁股。“妳拍马呢?”浮生怪道。他被她拍摸得小脸儿直窜血,也不甘示弱,嘟囔几声,两手掐住她滑溜质腻的大腿根子,往里使劲一拽。

 

无剑却真跟腿夹大马似的,这冲顶哇的,来回直晃悠摇动,顶得她是粉肌烧烫,花心酥涨,蜜水直流,后来也有点驾“马”不住。浮生却有着好似被倒吮精泉的错觉。


 

这俩颠簸一阵过后,该泄出的都泄出了。无剑再站起来,一双光溜溜不沾丝麻的腿直颤晃,腿间还直淌滴露。她捡起衣绔匆忙穿了,那边浮生倒是利索,可能也怕她会抢走他的白毛骏马,抢先上了马。



 

--------------------------------------------------------------------------  

 

我也不知道该咋结尾了就这样吧【nima

评论 ( 14 )
热度 ( 45 )

©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