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梦间集/宝可梦pa】宝可梦对战的故事

*口袋妖怪pa。我脑子有泡,我想看他们拿精灵球【被打】

*11岁的小奶箫和11岁的小奶蛇对战的故事(?)

设定小蛇是从小在宝可梦学校接受更好的对战训练,并且很早便能打败身边小朋友,所以比较自傲。而从乡下来的孩子小箫相对于他,会有一种刻板的纯真与可爱(某种意义上)

两个小朋友“水草”不容


——————————————————————


相信会有很多人好奇传闻中的四天王的故事会是怎样的。这其中最为训练家门津津乐道的莫过于水系和草系两大天王,他们都是从“银色之城”走出来的,出自于同一所训练师学校。但熟悉他们的人也知道,二人在之后的训练旅行中并没有结伴。从私交来看,他们并非亲密的伙伴;实际上,他们都视对方为必须要击败的对手。



这一固有观念产生于二十多年前,冠军联盟还没有经历体/制改革的时候。那时候的道馆馆主大多是家族继承制度,训练师所招收的学徒的数量也是有限的。玉箫的家乡时东边沿海的一个小乡镇。在很小的时候,他就跟随大人们出海,在游轮或木船上看着跃出水面的鱼类宝可梦。十岁时,他和父母搬到了城里去,为了能够便于他入训练师学校。




由此可见玉箫并非训练师世家,不过父母很愿意依他自己的意愿,让他当训练师。在当时,十岁、十一岁就已被视作为大人了,理论上来说可以让他们拥有宝可梦了。可是并不是一进训练师学校就能分配得到宝可梦,在学校里玉箫可以学会大量理论知识,但唯有最优秀的学生才能拥有图鉴和训练师登记卡片。而如果没有前两者,他即便拥有精灵也不会拥有训练家的身份。




“是乡下来的孩子”这件事没能妨碍玉箫学习,尽管有同学嘲讽过他,但他每次都假装看书没有听到。他才十一岁,穿着却像是个小大人,穿着长袖外套和长裤,黑色短发梳理齐整,总是一个人待着,也不主动找人说话。




当时班里已经有人拿到属于自己的宝可梦了,要么是因为成绩优越,要么是家境优良家长有能力为他们获取到。整六个班级里能有自己宝可梦的孩子屈指可数,这其中实战成绩最优秀的当属灵蛇。





灵蛇的家乡,在北方被称作“永恒的冰城”,一年四季都是冬季。这个小男孩有着一双碧色的大眼睛,梳着一头卷如蓬泡的漂亮金色短发,总是穿着短袖衬衫和黑色短裤,打着小领结,双手插在兜里。只不过这个漂亮小男孩的性格可不如外表看来那么可爱。他倒是从来不炫耀家世背景,也不好争抢与欺辱同学,只不过他对于自己是训练师一事很在意。




在意到何种程度呢?他几乎把拥有宝可梦的同学和老师挑战了个遍,没人会否认他的确很有战斗天赋。





他的理论课成绩十分优异,多项总成绩仅次于玉箫。大概这也导致了他后半个学期一直都在偷偷关注玉箫,他一定很诧异为什么他总成绩比自己更高。






但他不知道的是,玉箫其实也在暗中诧异:“为什么这样的白痴能先于我拥有精灵?”不过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奢求父母来帮自己抓一只精灵是不太可能的,他想无论如何也要亲自去捉一只。




准确的说是用破旧的钓竿钓一只。





在家乡,经常有渔民带着长翅鸥出海,也经常有钓来鲤鱼王的钓鱼大叔在沙滩谈天。钓鱼这种事难不倒玉箫,他对水系宝可梦也了如指掌。他知道该怎么抓住时机甩竿——






“不要一开始就着急拉钓竿,要等到咬钩的那一刹那。”钓鱼爱好者青年独钓寒江这么说的。当他说的时候,身边的利牙鲨低声嘶着。





钓到了。不过当他看清这个宝可梦的时候,玉箫愣了一下。这是一条小鱼,相貌奇丑无比,长着香蕉嘴。知识储备丰富的玉箫立即认出了这是一条笨笨鱼。




“……”




咬钩的笨笨鱼东甩西甩,玉箫看得有些于心不忍,帮它脱离鱼钩,想把它放生。熟料这个家伙下去后,不论他怎么钓,钓出来的总是这同一条笨笨鱼。





“看来它挺喜欢你的,这种精灵虽然并不多见,但一旦遇见了喜欢的训练师可是会黏一路的。”男孩的声音自后方响起。玉箫抱着笨笨鱼回头,看见灵蛇正插兜站在平地上,脚边跟着一只藤藤蛇。这条藤藤蛇两只小手叉着,下巴傲然扬起。





玉箫怀中的笨笨鱼扭了扭,在他怀里不断蹭蹭。好像玉箫从来都自带吸引鱼类宝可梦的光环,不管怎么说,他这算是拥有自己的第一只宝可梦了。他拿出兜里的红白胶囊球“精灵球”,随着一道红光闪过,它顺从地进了球中。






“我知道你理论课成绩很优秀,但不知实战怎么样。”金发男孩说道,小嫩手向前指着他,“既然你有了自己的宝可梦了,那么我就要向你发出挑……”




“我拒绝。”玉箫收起鱼竿,“我还要回家写作业,没有那个时间。”






两人即将擦肩而过。这时候,灵蛇又小声说道:“可作为初始精灵,你的这个精灵未免太弱小了,又长那么丑,培养它还不是浪费时间精力。”玉箫站住了,回头看向他。






没想到第一战的情景会是这样的。场地就是野外河边,草木丛生。玉箫虽然知道自己的笨笨鱼是水系且被对方的藤藤蛇所克制,情况对他很不利,但他还是接受了挑战。道理依旧那么简单。“怎么能,被白痴看轻。”




“这条丑陋的小鱼,坚持不了三个回合的。”灵蛇笑道,“藤藤蛇,用【藤鞭】。”





别看这条藤藤蛇还是原始形态,但其速度和爆发力惊人。它嘤声叫着,帅起叶鞭似的尾巴,重重地打在了笨笨鱼的身上。这招十分奏效,笨笨鱼痛苦地挣扎着。玉箫大喊下令:“不要惊慌,甩开它,用【冲击】。”笨笨鱼甩开藤藤蛇,一头撞向它身子。但是并不那么奏效。






“那么我们也以【冲击】作为结束吧。”一声令下后,藤藤蛇撞飞了笨笨鱼。很难再起来应战了,遍体鳞伤。玉箫即时将它收回了球中,虽然他还没完全输掉,但考虑它的伤势,他还是决定先送它去精灵中心。





“就这样结束了?我就说,如此小弱的精灵,根本不值得培……”但玉箫根本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往回跑,冲向精灵中心。似乎玉箫对于自己输了这件事也并不那么在意,亦或者,在他看来还是救治精灵更重要些。





不管这么说,男孩完全是被他无视了。意识到这点,灵蛇觉得自己蒙受的委屈并不亚于自己输掉。他看着黑发小男孩跑掉的背影,觉得非常、非常无趣。丝毫没有获胜的喜悦。


评论 ( 13 )
热度 ( 26 )

©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