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梦间集/HPpa/篇幅不定】melodies(1)

*神牲系列……对我来说还是好燃的回想起了小时候看hp的快乐了呜呜呜

*全员向,操作依旧,HPPA,也许ooc主义、、注意

*注意:混乱邪恶,老友组剑冢骨科组


并没有确定的cp……

因为·混乱邪恶



——————————————————————————————————



二三十年代,距离战争过去已有将近十年。在经历一定程度的休养生息后,大陆竟在某些方面重燃起了旧时的繁华,尤其时尚中心地带的富庶奢靡、时髦风尚,前所未有。女人们头发剪得更短,裙撑不受宠爱,裙装缩得更紧甚至贴身;裙摆被剪短了,袖子不再臃肿阔大,长裤也不再是男人们的特权。普通人的世界瞬息万变,巫师们——尤其是不那么保守的巫师,也很乐意与他们共同追逐这种时尚。




二十年代的巴黎看似没有经济衰退的迹象。老街区人来人往,这里不论男女都酷爱帽装,且巴黎人自认为比伦敦人要更时尚。后者常常因其政/府的“光荣孤立”政策,为南边的人民所蔑视。神奇的是在老街上,长裙檐帽的女士和裤装女子是并存的。大概是追女*权主义时髦的缘故,有些年轻女孩打着领结穿着长外衣站在或蹲在街边,用硬邦邦的里衣把r*u房压平,烫着卷发却盖着大帽,打着小领结还抽着意大利的烟。灵蛇在与她们擦肩而过时,若非是看到她们没有胡子印,还以为她们是新学堂的男孩。



一个女孩“男孩化”的时代。




灵蛇沿街一直走。宽大的帽檐遮住他的金色发丝,而长发则束成辫子用丝带绑在后面。巫师世界的服装风格大体上是有滞后性的,所以他穿着十九世纪末的流行衣装。好在他是在巴黎,也不会被视作异类。他观察了一番巴黎男人的衣装风格,进入一家服装店,再出来的时候,换上了法式呢大衣。老街区十字路口处有一尊天使塑像,当他走过的时候,天使那罗马式的嘴唇稍稍动了动,放在胯*上的手也挪了挪。





他将手放在了铁座处,很快一股力量使得他整个身体轻如烟散。这一切发生不超过三秒钟,等他再睁眼时,俨然已处于另一个世界。在老朋友的“家门口”,平房门栅栏前有一只背后有双翼的似猫似虎的黑色动物正倒在地上呼呼大睡。感到有人走近,它睁开两排四只眼睛。那动物认出了灵蛇,扒住他的裤腿不放,小爪贴在他的皮鞋上。



这户人家由内到外散发着一种日本式的宁静。两排绕门墙的高竹,在灵蛇走入的时候,对他垂了垂叶片。除了宁静外,该有的灵性也一点都不少。


有一条似蛇非蛇的东西从桌上跳下来。看见灵蛇来到,她全身上下的鳞片几乎都要竖起来,尖牙四排,头一低,鹿角似的两角冲着他,四足如马一般折驾着仿佛预备前冲,显然是充满警戒心的。“别担心,这是我的老同学。”熟悉的男声响起。那个黑发的巫师掀起长帘,从里屋走了出来。




充满戒备心的小家伙听闻后,半透明的翅膀停止了振动。她甩起尾巴一跃,腾在半空时开始变换外貌。动物在身形变大的同时,长须变成了人的长发,半透明翅膀逐渐软化,变成披裹住身体的纱衣,鳞片也变得更为平滑直至痕迹完全消失。“喝茶吗?”亚裔面孔的姑娘用不甚标准的法语问他道。灵蛇固然感激其好意,但他很担心她会用自己奇怪的鳞片泡茶,因此婉拒了。





“工作半个月,搬家八千次。”这是玉箫生活的生动写照,只有灵蛇会把它当作笑点。玉箫是他的老校友,毕了业后重返家乡,去人迹罕至的深山研究观察地质及当地生物去了。东方世界神秘莫测,不了解东方世界的巫师,还会以为那边的巫师行走都是站在毛毯上的,日行千里。“我看中国和日本从巫师到麻瓜还都用两根魔杖夹菜,难道东方世界不存在魔法与非魔法的隔阂吗。”“你要我解释多少遍才行,那只是普通的竹制餐具。”——回想当初,学生时代的灵蛇假期里去巴黎考察的时候,还看到日本街区的日裔女子头上竟然插着“魔杖”,还是左右对称的,她们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固定那繁琐而漂亮的发型。





老街区的天使塑像稍稍抬起了臂膀。不多时,两个穿着长外套的男巫师便从“门”后走了出来。“抱歉,我不知道你和家人在一起,我是不是打扰你们的家庭聚会了。”话虽这么说,但灵蛇的语气听起来一点儿愧疚感都没有。刚刚桌上的那条小动物是他的女儿,看来她的妈妈得是条七米长且在能海里游的蛟龙。玉箫小声说道:“说些正经的吧。我想知道,青年团社里流传的那些事——关于紫薇的事,是真的吗?”



隆……几辆笨重的政府军人的车开过街区,车里坐的的却是是共chan主义者们最怕的特聘专家。接连好几辆黄色的军车驶过。灵蛇回首看向他,冷笑道:“你果真什么都不知道,看来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太惬意了。”他凑到他耳畔,轻声说:“虽然现在大多数人都说紫薇错在发表太多激进、不合时宜的文章,在青年人中引发了思想混乱。但事实上最重要的是,他被指控策划了一场针对现任法律执行司司长的谋杀。”





“这事儿他干的出来。还记得之前在美国路易斯安纳州的激进哑炮为征求平权的游&*行么?那之后,有一个带头人被击毙在当初场,然后引发暴乱。你能说那次事件和他无关吗?”



紫薇也是他们俩的同学,他出身于西西里一个古老的拉丁系巫师世家。在他未成年的时候便有过用魔法伤害(但现在来看,更倾向于失控的误伤)人的前科。纵然他有一个享誉南意大利、曾任巫师协会会长的父亲,他也未能得到轻饶。他的父亲说过,“只当这个儿子从未出生。”






但幸运的是,那一年正赶上旧法律重修定,过去针对青少年的那种过分严苛的法律被调整了,紫薇免于被流放圣赫勒拿岛的悲惨的结局。可从那之后,紫薇便再也没有回过家,父亲在撒丁岛意外身亡,葬礼他都不肯出席。他与弟弟木剑保持了书信来往,而他的哑炮兄弟玄铁倒是也与他来往。后来玄铁听说紫薇因过分优异的成绩而有了补学资格,也为哥哥感到高兴。



综上所述他似乎是一个思想“不合时宜”,经历坎坷的男人。但按理说他是没有理由来“添”这么多乱子和麻烦的。





紫薇现在正被监视之中。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他就是主犯,因此大家能做的就是在他住处附近放几只监视用的猫头鹰。伦敦总是阴雨绵绵,街上地面水亮亮的。而他家附近总是聚集一群花的白的猫头鹰或者流浪野猫,不清楚的还以为他是搞动物收容的。



雨渐渐停了,但远处的天空还是分外阴沉。



伦敦街上走动的姑娘们之中流行一种雪白色的长手套,萌混其中的巫师们发现了长手套的妙用,能把魔杖塞进去。





无剑将伞收好,沿街一直往前走。经过的时候,落在邮筒上的一只灰色的猫头鹰转了下脖子,金色的眼睛盯向她过胳膊肘的细腻手套,打量着她这身把自己裹成一条的方领口连衣长裙。她哥哥住处的门窗都封闭得很紧实,好像他就厌恶、排斥这些光明似的。按照家乡的习俗,无剑给兄弟带来了葡萄酒、面包和橄榄油。但她要带走的,是对方是否有悔过之心这一情况,她将把这些报告给魔法部的上级老板。






门打开,窗帘也被来开,暖色的阳光钻入这个冰冷的地方。紫薇穿着淡紫色的衬衣,外面套着黑色的马甲,正在沙发上摆弄一个转盘玩具。他似乎是实在闲的没事做了,毕竟现在杂志社迫于压力,不太敢刊登他的文章,学校也不敢请他去办讲座。而妹妹的到来又让紫薇意识到,魔法部里看他不顺眼的人终于等得不耐烦要来获取他最后的答案了。




“他们说只要你所言属实,便立即撤销监控和禁足令。”但是“他们说”的话能保证完全真诚吗?至少紫薇并不觉得。他深知对方有目的而来,便也直接开口:“我没有诱骗青少年去抗议官&*员,这句话我已不知说过多少次了。”





“那司长在高校演讲时,遭遇的袭击呢?”





紫薇没有说话。无剑看着他,又下意识往窗外看了一眼,迟疑了一下,小声对他说:“抢救无效,魔药和手术都不管事,今天上午他死在了医院里。短时间内不会发丧的。这件事严重程度超乎你想象,如果真是你主导的,那么……下次西西里圣贤节日我就只能去阿兹卡班给我可怜的兄弟送葡萄酒了。”她又补充了半句:“还未必送得到。”





紫薇听她说完,两手覆盖住面庞,头稍稍低下。经过一番忏悔亦或者是深思熟虑,他轻声说:“不是我做的,我也没有去引导。”





怀着复杂的情绪,无剑站在窗边,背对着他。街上的人不知何时起开始变少。“明后天法律司的人就会来了,要是你所说属实……”忽然,她注意到街边有几个戴着帽子的青少年。她缓慢地眨了下眼睛,但在看清楚他们衣袖上的统一标志后,她意识到了不妙。




为什么极端的哑炮平&*权主义者会出现在伦敦街头。




紫薇察觉到了她心思。在她有所动作前,抢先一步挥起魔杖。中了招的女探员痛苦地抽搐了一阵,接着“膨”一声,身躯缩小,变成了一只毛皮雪白的小猫。她的黑色短檐帽子自半空掉落,不偏不倚地侧戴在了猫儿的脑袋上。“喵呜。”猫儿这双湛蓝色的眼睛圆溜溜的,它戴着人帽,显得有些滑稽和可爱。



他掰了一块无剑送来的干面包放入口中,而另一手则把她所变成的这只挣扎的小猫提了起来。“我可等不及明天,我今天就要离开这个湿冷得要发霉的鬼地方了。”紫薇对她警告似的说道。





窗边的那只灰色的金眼睛的猫头鹰,自打开的半边窗户飞了进来。而墙壁上所投射的动物的黑影逐渐变大,最终变为了人形。





木剑稍稍掸了掸自己大衣衣领,他总觉得那上面还有鸟毛。




他对哥哥说道:“一旦释放魔法触动警报,很快就会有人追捕过来了,趁现在快走。”至于有苦难言的猫咪妹妹,放她去追逐小麻雀和小老鼠吧。后背被大手挠来挠去,小猫四足直扑腾,细声叫唤,然后翻身一拱,跳离了怀抱。她显露出了凶相,嘶嘶猫叫,但现在所仅能做的也不过是翘起尾巴跑出去。





如果这是短时期的形变魔咒,她能尽快回复人形,尽早把这个糟糕的信息传达回魔法部。


——————————————————  


Tbc

评论 ( 5 )
热度 ( 50 )

©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