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梦间集/东邪西毒】双骄

*东邪西毒大佬组,战友向,武侠式打戏

*小短文,也算是给这俩应援了,注意前后风格完全不一样慎入

 

从来不信春芳厌老人。后人千千万,白浪推前拍岸,但求知心一个在眼么前。

 

 ---------------------------------------------------------------------

 

捆星锁前腿弓后腿绷直,他手握锁端,飞转的连环铁锤袭向青衫男人。玉箫避开铁锤,并未被他小伎俩糊弄住,反而抓住了他的锁链,手臂青筋暴起,一把便把他连人带锤拽拖过来。素来人知岛主人恬雅性静,竟不料臂力却也是一等一的。捆星踉跄后却,玉箫两指一并,在他额前那么一戳。

 

 

 

滴答。捆星两眼呆滞而盯前方,眼、鼻、口却开始流血。最后无声息见仰面倒地。玉箫散发垂于胸前,脸颊上尚有零星血澤,衣衫也有剑划的口子,但眼神依旧凝霜般寒冽。

 

 

 

无间鬼牵着马绳过来,他看到捆星和他的爱徒朱炎鬼一样都被杀了,神色凝重,眉目阴沉。他所骑乃是一匹黑髭长毛马,沉厚老成,小马耳,硕壮的四条腿。无间鬼笑曰:“阿弥陀佛,连环因果报。雅士现在孤身只影,不若趁早放弃吧。”玉箫看到他身后仍跟随有魍魉数个。

 

 

也偏偏玉箫执拗,顽固,他自己做下的决定哪里是小喽啰一两句话能撼动得了的。结果他尚未开口,直接推掌,打死了他座下另一弟子。无间鬼跃下马,抽出腰间一双弯刀便与玉箫打了起来。玉箫不敢直接以手臂或箫身相挡,遂捡起捆星的锁链,一拉拽横在身前挡住了无间鬼的刀。

 

 

二人僵持不下,玉箫推力而前,竟生生把他刀刃绞裂了。一半裂刃在手,他趁无间不备刺入他胸膛。无间鬼“啊呀”一声,但又手拽住他手腕,也没有要倒的迹象,两个家伙依旧相斗。玉箫瞅准时机,坐于地面之上,把箫一竖,奏了曲,方圆范围之内的魍魉们听了,不觉精神振乱,脾脏如火烧。

 

 

那匹黑髭长毛马看主人死了,也不知为何,忽然发狂了一般,竟也超脱音乐之控制,直冲玉箫踏来。眼瞅着他抬起前足就要践上,有一人飞也似的扑来,拽住玉箫把他往一边推。那人跟玉箫两个在地上轮番滚出几米,沾一身泥土和落叶。玉箫只觉得后背好像硌着了块石头,上身动了动。他抬头那么一看吧,两侧垂下的金卷发如瀑似帘的,再一看就对上一双碧色眼睛。

 

 

“-L-……”

 

 

千钧一发,千钧一发,不过灵蛇是没有为善的真正自觉心的,他因抱玉箫翻滚两下,自己也吃了口土,所以下一刻他这口土可能就得咳玉箫身上了。玉箫膝盖一顶,翻身就要打,灵蛇迅捷,立即起身地站到一旁。灵蛇笑道:“本尊好意相救,你也不顾自己这没命的狼狈相,忽然恩将仇报。”

 

 

两人几乎同时扭头看,但见魍魉非但没有减却,似乎愈发多了起来。一个无间鬼死了,也不知怎地忽而又钻出了一个。灵蛇手中铁杖往地一戳,道:“哼,真是没完没了。”玉箫道:“小心他们的刀。”他右臂动了动,浅绿的衣袖底下流出一道血溪。

 

 

 

 

—————————————————————————————————— 

 

“如果是全灭的走向……”

—————————————————————————————————— 

 

 

 

不能再往前了。

 

 

灵蛇睹眼前深渊万丈,不可窥其底。高崖上小块落石滚落,更是不可知其底。他眜了眼周遭,荒凉冷清的暗色群山,枯枝老木,瘦狼悲鸟。他呼出一口气,身后的敌人已经渐渐逼近。“似乎至此再也不能前行了。”夺魂灯坐马上,看见灵蛇背对着他们,抱着玉箫的尸体。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至此绝境,似乎依旧思觉诡怪不可捉摸,大概他与其败而被俘,毋宁俱死不复存。

 

 

 

 

————————————————————————————

【蜜汁场外】 

今天的中餐依旧得是原谅色火龙果拌饭,疲劳又重创的大家,就算吃吐了也没法不吃啊。

 

 

灵蛇:(绷带加右臂)已经不知死了多少回了-L-,可是……这哪里是人吃的东西!

飞燕:o-o……(帮加菜吃)

灵蛇:……真香。

 

玉箫:……(一筷子夹起状如蛇形的蜜汁菜叶子)兴许是助阵久了,怎么连吃个菜看着都是老毒蛇的形状。

评论 ( 12 )
热度 ( 69 )

©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