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梦间集/cypunk/长篇】色授魂宇(1)

☆赛博朋克,仿生人设定。云游底特律让我再次想搞塞朋咦呜呜噫

☆比起底特律更像是借鉴攻壳世界观,义体、灵魂(Ghost)概念什么的,可能还顺便借鉴一点点星际牛仔的宇宙观

☆混乱邪恶,目前可能涉及:剑冢组兄妹骨科,箫/燕蛇,等。ALL蛇注意,骨科注意。

警告:会有R·/18情节。完全是一个爽文故事,所以没啥技术含量……轻拍轻拍

第一章      追影

-------------------------------------------------------------------

2057年,科技高度发达,机械革命正如火如荼进行之中。在上个世纪末就已经兴起的人类机器化运动在这一阶段达到顶峰,仿生人技术也得到了技术性突破。人们可以通过一定手段替换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但世界各地法律依旧明确禁止人类【全身义体化】。所谓全身义体化,就是指将人类的意识移植出去,放到崭新的机械容器之中。目前只有美国部分州考虑将义体化合法化,但因世俗因素迟迟未能真正实施。迄今为止,各地宗教组织以及自然主义者多次举行大型游*行示*威活动以反对人类的全身义体化。他们认为这样做,人类就不能够再称之为人类了。


剑魔是在东亚、北美掀起义体化思潮的华裔科学家,但他在这方面也只是提出一个念想。最为人知的成果还是在仿生人研发中的所提出的的四大理念与峰值理论,后来仿生人研发也基本都遵循他的一套理念。

在研发过程中他的妻子死于实验事故,原本设想的“给仿生人注入灵魂”这一计划也就被耽搁了。巧合的是,在不久之后政/府禁止仿生人研发中让他们【过于像人类】,据说这和同期发生的私人义体事件有关。为了让人与机器之间界限明晰,最新法律表明把人改造成机器或者把机器改造成人的倾向都属于犯罪行为。剑魔因此幸运地免于陷入人机纠纷之中,但另外一名叫灵蛇的科学家就没那么幸运了。灵蛇是支持义体化运动的狂热分子,他被指控私自进行完全义体研究,并有走私人体器/官的嫌疑。违反先行章典的事他都直接供认,先前的荣誉和成就也挽救不了他了。

“大概自从他最中意最信任的学生死去后,他精神就有些不正常吧,那时候我以为他是因为压力过大的缘故。”玉箫说道。他忽然回忆起他们争执的那一晚,玉箫再三警告灵蛇,没必要在这些没有灵魂的伪人类身上花费太多精力。但对方却超乎寻常地自信,直言自己有能力,让它们拥有灵魂。灵蛇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这一想法灵感来自于别的科学家的预言念想。

“’把人的意识、记忆以数据形式存在完全机械化的类人型机器之中,免去了生老病死,人就能获得永生’?”紫薇皱眉道,他补全了这句话,因为他在警署里从被提取的记忆文件里看见过这个场景,反复无数次。

由于当下社会对仿生人舆论层出不穷,最终法律不得不规定拟人度超过百分之七十的,都可划分到高仿真机器人即仿生人范围内,而超过百分之九十则是违法了。为了防止出现问题,仿生人不得在学校、公司等大规模作为工人替代品使用,但可以用于个人导师、秘书、遗产处理人等,或者作为xing(和谐)爱伴侣。

不论舆论如何,高仿真人偶产业倒是一直不受影响。

“有人说这种高仿真人偶一定程度上还能减轻犯罪问题……我觉得倒是一些道理。”

花谷公司算是高仿真人偶产业业内的顶梁大柱了。项目负责人九曲青丝,现在正领着木剑教授参观他们的最新成果。木剑本人现在正在针对各类仿生人的研发展开调查工作。走过玻璃路道,他看见两侧透明玻璃罩内站着光裸着身体的仿真人偶,分男女外貌。他停住了脚步,看向玻璃之中披散着淡紫色长发的女性人偶。“她”稍稍分/腿而站,皮肤处理得细腻逼真,垂着饱满的乳/fang。

“这是即将投入生产的最新型号,外貌原型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著名艳/情女星,绰号‘勾魂蝎’,三年前的时候我们才取得原型同意,也恰巧在不久后她本人也病逝了。”九曲说道。事实证明她的确够勾魂,曼妙的身材、姣好的面容。女星本人老矣病逝,她的美丽竟然通过这种方式保存了下来。木剑又看向另一边,玻璃之中另一男性外貌的仿真人偶紧闭双眼,身型火惹。他注意到它甚至还有着一双宠物一样的毛茸茸耳朵,不由得好奇问:“这怎么还带着狼耳朵。”

九曲面无表情说道:“因为是主打女性向市场的,除了令女性着迷的身材外,兽耳元素让它更具魅力。”

木剑对于这类仿生人的用途并不敢兴趣,但他对研发过程很感兴趣。但在聊天之中他得知,为了避免陷入法律纠纷,他们特意没有为这类仿真人偶设计机械内脏器官,控制它与人类相似度在百分之七十左右。

“仿真人偶真的能够完全替代人类伴侣吗?”下电梯的时候,木剑无意之中问了这么一句。九曲看着他,说道:“当然不能了,这类人偶不就是为可怜的单身人士设计的吗?或者就是为有特殊癖好的富人设计了。”

“你们能保证它们绝对安全,不伤人?”

“当然,至今我们公司产品都没有出现过仿真人偶伤人的事例。您……”

“不,我对买它们不感兴趣,我对研发比较感兴趣。”木剑摆摆手说。

离开大厦的时候,他那双金色眼睛看向远方天宇,青空无云,一派祥和。“我一直很好奇,当人与机器人相似度达到一定峰值时,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人类越来越像机器,机器越来越像人类,最后,血肉之躯也不能够彻底区分人与机器。那会是一个新的世界,还是……”

“教授,”九曲皱皱眉,打断了他,“机器不可能拥有灵魂,人也不可能授予机器灵魂。”木剑看了他一眼,眨眨眼道:“只是偶发感慨,我经常会想到一些古怪的点子。”作别后,他离开了公司厦。年轻的科研人员看着他的背影,一言不发。

“上世纪就曾有日本学者提出恐怖谷理论:当人与机器人之间相似度达到某个数值时,人类会对机器产生信赖与好感,但一旦这个小峰值过后,人类很可能就会因某些特定因素而对机器产生强烈不信任与反感。当人与机器在接下来的十年、二十年……百年中共存亡,相似度更进一步,也许人类最终又能够接受这种高度拟人的机器。”

——甚至,最终会变得与机器不分彼此也说不定。

嘭。女孩自泳池中探出半身,她游到边区,养脖吸气。她抬眼看着圆顶透光玻璃天花板,再将视野下移,周围的同学们也就剩下零零散散的人了。她走出泳池,水珠沿着光露的腰臀曲线滑落,湿漉漉的头发也盘缠在她的脖子上。

从更衣室出来前,她再三找了个遍,但还是没找到那个重要的东西,先前所直的地方乃至失物招领处也没有。将出校门的时候,同学们见她似乎有些着急,就问她:“怎么了?”无剑道:“我的记忆U盘不见了。”

浮生问她道:“是不是关乎作业课题?”无剑摇了摇头,说道:“那倒不是,但对我来说也很重要。”她庆幸自己有设置转移密码和自毁操作,现在她只能希望偷走或捡走它的人不要那么好奇;备份记忆倒是有,只是不希望一些私人记忆被他人窥探而已。在路口分别后,同学们各自东西。

浮生走在岔路口,回首看了眼车流人群,将衣兜里的弧线U盘放好。

“八位数字密码,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东西一般都会是生日什么的,如果真如她所说那么重要,就肯定不那么简单了。”木剑用提取仪器打算从U盘里提取记忆的时候,发现无剑给U盘还设置了自毁,这就不太妙了。浮生站在一旁,环臂道:“这么说,仅有三次机会?”木剑问他:“你知不知道她同桌的出生日期?”浮生思索片刻,说道:“我觉得密码应该不是身边人的出生日期。”

输入倒计时开始,木剑停顿稍时,沉邃而视,随之他输入了一串数字:前四位是父亲所在公司的国际序列号,后四位是父亲参与制作的第一个仿生人投产日期。巧合的是第一个仿生人的投产日期其实也是母亲逝世的日子。

红色闪灯转换为了绿色,他居然猜对了。接着,U盘光口处开始投放记忆投影……

【正在进行更新,请稍等片刻。】


秘书型高仿真机器人会隔时进行计算机更新,具体时间会视生产其的产商设置而定。安装包下载时,飞燕就像那些真正投入市场的仿真机器人一样,静如塑像。此时,外部所看不见的机器脑内则在进行着更新换代,如同血管一样的经络网迅速输送着新的信息。他是灵蛇教授生前自主设计的高仿真机器人,至今他都一直在管理、整理灵蛇留下来的财产。

当本月的更新结束之后,他又将释放一定量的空间,并及时获取了最新的社会信息。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着,然而这一次似乎与前几次并不一样。

飞燕在解析更新的时候,发现安装包里还有一个特殊的压缩文件。因为扫描后确认无害,他下意识连带一起解压了。然而伴随而至的,却是一些陌生的场景。

有声音、影像,是记忆文件。也是在那一刻,这个仿真机器人忽然不受控制地颤了起来。潮水般的记忆画面迅速窜来,浪潮之后,视野逐渐恢复到正常的屏幕画面。很快,不同于以往的机械式工作程式指令,一种全新的“程式”蹿上他的头脑。

——迷惑与自我怀疑。

——————————————————————————

TBC……?

人物介绍(后续待更新):

“飞燕”:原本是作为死去的科学家的秘书机器人而存在,其外貌原型则是科学家逝去的学生。一次在照例解压更新的时候,无意之中解压了文件之中隐藏的本属于活人的记忆与意识。人类意识灵魂(Ghost)从此存在于这个高仿真机器人之中,他便不再是机器人,而是成为了第一个全义体化的人类。

剑魔:华裔科学家,长期从事仿真机器人研究工作,并随之发现义体化运动与机器人之间的关联性。妻子死于实验中发生的意外事故,但这并没有使他终止自己的理想之路。在最新研究接近尾声的时候却意外死亡。

木剑:同父亲一样,也怀有探索人机未来之路的理想,但在深入研究后却产生了别种大胆的想法,野心勃勃,里面有多少暗黑深邃幻想我们也不知道。他对义体化很感兴趣,尽管在当时这依旧是法外之思潮。一次无意之中,他发现妹妹无剑竟试图销毁父亲留下来的义体人资料。

无剑:古物研究管理系的学生,暗中调查着试图找到父亲离奇死亡的原因,又发现了当初父亲主导的实验所发生的意外的真相。

灵蛇:支持义体化运动的极端科学家,声称仿生人是人类的导师,义体人是人类的最终结局,在义体革命前夕死在精神病院。他偷偷将死去学生的意识藏在数据之中,在死后,通过某种方式,完成了他生前的人类义体化创想。

评论 ( 12 )
热度 ( 44 )

©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