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梦间集/cypunk/长篇】色授魂宇(2)

☆赛博朋克,仿生人、义体人设定,长篇,借鉴攻壳机动队世界观,义体、灵魂(Ghost)概念什么的,可能还顺便借鉴一点点星际牛仔的宇宙观

☆混乱邪恶,全员登台

 本回大概是剑冢组持续出场。警员紫薇谁不想社保

 第一章

第二章       薄蝉壳

 

---------------------------------------------------------------

 

老式悬墙电视机中,镜头左右摇晃,视野从黑压压的一片人群一直向前推,最终渐渐稳定在了被挤在中央的高舍车棚。

 

 

这是几周前的首相巡回重播,电视台仍旧在放。首相站起,对着群众象征性地挥了挥手——这是一个拥有玫红色长发的年轻女子,不过看上去沉稳庄重,却也并不显得拘泥古板。天空上飞过肩负巡逻、保护、多视角切换直播三种功能于的智能飞行器,而在首相以及诸大臣边上也站立着身着浅色军服、头戴贝雷帽、拿着冲锋/枪的特/警。特/警昂首而立,站的笔直,肩负保护着政务要员的任务。

 

“哟,最近过得怎么样?”

 

 

男人坐在酒吧柜台前,开了一瓶酒,低声笑道:“也就那样儿吧。”玄铁见此,嘟囔道:“我看你过的很舒坦,我就不一样了。”神雕笑笑说:“你有家庭,有两个儿子,肯定需要操心的事也多么。”

 

 

玄铁又递给他一根线。神雕另一手拿过银线,拢起自己的长头发,将虚拟器拔出来充电。“呼,爽快。”他快意道。这时候电视镜头刚好给了左侧那位银发特/警一个特写,他面无表情,穿着一身规整的军服挺站在那里,紫色眸仁非常锵冷,都不带转的。

 

 

“咦,这不是紫薇嘛。”神雕认出他来了。“好风光啊,这段纪录片相当有意义啊。”

 

 

玄铁道:“大概吧,毕竟正好也是他最后一次以这种身份出镜了。不久前,青光大哥从保护组被调到‘飞虎队’①,而几乎同期共入的二哥则被调到了刑事情报科。也不好说这算升了还是降了。”

 

 

似乎是知道神雕在想什么似的,玄铁又继续补充道:“因为现在特/警队对成员要求越来越严格了,新规定要求入队者必须换机器四肢才行,二哥他只有大脑进行过电子化手术,但身体却从没替换过分义体。”闻之,神雕若有所悟似的点点头:“原来如此,这样的工作是很危险的,所以新政策强制要求警员替换部分义体也是情有可原。”

 

 

但紫薇担任此旧职多年,忽然就被调离了,大概心里也不甚好受吧。玄铁心想着。

 

 

雨后,街区石路上小水塘一片片的,倒映来往人车与变化的彩灯。旧城区保留了上世纪修建的老式街路口,在几乎没有拐角的中心城区,这种迂回如迷宫般的岔路是见不到的。晚上,红蓝金不等颜色的小灯亮上,黑发黄皮肤面孔一扎堆,竟会给人一种有种上世纪场景再现的诡妙错觉。白天,这里人则少多了,直长的老式工厂大烟囱中往外飘着淡黄色的烟雾;但与一切形成错综的是,喜好在旧城中心附近游荡的,往往都是闲散的年轻男女。

 

 

一分二十秒绕着老工厂跑了将近两圈,对于没有义体化过的凡人肉躯来说已经很了不得了。

 

 

 

黑鞋踩过水坑,男人在岔路口处停下。他穿着黑色无袖紧身背心,锁骨处圈了个银链子,银白色长发全部在脑后束成马尾,侧鬓的细小辫子也一齐束在后面。长时间坚持的运动让他果露在外的浅色皮肤显得汗津津、臂膀处透着肉红色,双臂、双腿肌肉紧张而有力,后臀也紧/致而结/实。待等得呼吸渐渐平稳后,他的步伐逐渐也变慢。这时候,有人发来信息——“抱歉,打扰了您的休息时间。”

 

紫薇看着信息源,微微皱眉。与其同时,红绿灯转换。绿灯后,对面走过来一名身穿黑色塑衣的青年模样仿生人,它戴着搜索用的黑色眼罩,银发高束,面容僵硬而无表情。它走过街头,又刚好与正在回复信息的紫薇擦肩而过擦肩而过。

 

 

“我们调查了包括花谷公司、东海公司和昆仑公司在内的好几家生产仿生人的公司,其中有不少公司管事人都表示,他们受过同一名网络黑客的袭击……”步入警署前,紫薇换回了他那身长袖打扮。孤剑正身穿黑色警服,戴着警帽坐在圆台处,看他来了,便对他说明了情况,紫薇听着听着,忽然打断他道:“东海公司,是不是就是东海桃源公司?”

 

 

孤剑说道:“是的。”

 

 

之前紫薇私下调查时还见过东海桃园公司的董事长玉箫,当时玉箫可没跟他说过公司遭过黑客袭击的事情。不过这倒不那么重要就是了。孤剑又递给他一份文件,继续说:“其实,仿生人公司互相之间也大多猜忌和不信任,甚至暗中使绊子也是有的。所以也有人猜测,这名黑客会不会是哪家大公司雇佣的,去窃取别的公司技术情报。”

 

 

“哼,商家之间的战争?那也要报到刑事部来。”紫薇原本是很不屑的,直到他看见这份文件里提及的疑似该名黑客的网络ID名。如果他没记错,之前的墨/西/哥黑帮事件里,“大显身手”的黑客好像就是这个名字——ZQJ6B。

 

 

“虽然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在想什么,但看样子他这是重新出山了,而且不再牵扯黑暗世界的争斗,开始‘转型’?”

 

 

 

紫薇看着文件上“ZQJ6B”的网络认证头像:那是一个穿着白色兜帽衫的卡通人物,脸上则被p了一个滑稽无比的夸张表情。

 

 

 

【无法解读。】

 

【可解读。】

 

【正在解读中,请稍后……】

 

 

那些混沌消散尽后,飞燕再一睁眼,视野仿佛被蒙上一层雾般,呈现苍白的色调。视野之中无论如何也驱散不尽角落处的Id字体和提示灯光,那一刻,他意识到自己现在可能并不只是“大脑被电子化”了那么简单。他尝试性地动了动自己的手臂,有些僵硬不自然,他还没适应这句完全机械化的身体。

 

 

他记得自己,应该是“死”了才对。但是现在他能思考,能焦虑——与复生无异,只是身体变得不同了而已。在更新解压之后,他脑内信息原本是单一的,现在越来越复杂。在解压文件之中,又隐藏着他的老师留给他的秘言。他打开了秘言,文字清晰跳入电子化的脑海:

 

 

 

“致飞燕: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的棺材都入土了。为了躲过我所猜测的排查期,我特意为你设定,在我死亡一段时间后才让你的意识回归。被关进病院的那一刻我就有种预感,他们不会放过我,据我所知之前被关进来的危险分子,大多活不过半年的。”

 

 

“……你现在的这具身体,并不是最完美的,而是赶工的结果,但绝对足以支撑到你再找到我。按照解压密件一步步走,你知道该做什么的。”

 

 

 

 

--------------------------------------------------

TBC

1.原型当然是香港特/警队【突然被打jpg】

 

 

人物介绍(其二)

 

淑女:年纪轻轻崭露头角的政客,在“黑蝶事件”后,被选举为首相,在她任职期间第一难题便是仿生人义体人的社会问题,这个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她的政治生涯怕是将行进得也不稳当。有一个双胞胎弟弟,患有自闭症,目前被关在病院“治疗”。

 

紫薇:曾任保护政要人物的特/警,后因并未改造过义体,不符合新规定而被调离飞虎队,而他的大哥青光则正好符合规定,接替了他的位置。他是剑魔的次子,孤僻独行,好恶无常,虽然母父都是对生物科学有着杰出贡献,但他本人却对仿生人以及生物科学不感兴趣,甚至对义体化怀有极端病态的想法。

 

 

神雕:剑魔的好友,闲散自由的男子,实际上与亚裔黑瑟会关系密切。毕竟这胸肌量也告诉了观众此非等闲


评论 ( 5 )
热度 ( 31 )

©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