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梦间集/金无R18】结社记

☆给阿川川的  @剑饮星川 ,金无治愈甜饼R○18,慎入。大金铃和无剑在江南的故事

☆清新治愈,不必纠结设定。Ooc可能有吧开车啦还纠结个啥【住口

跟文档有一些小小的不同,修改了一点bug啥的,放这里了x


————————————————————————————————————— 

嘉兴雾霭沉沉,烟雨蒙蒙。画船自远处湖泽缓缓前移,无名小舟舟头的渔人撑兰桨歌互和。雨丝风片,烟波画船。这是无剑驻留江南养伤的第十日,因为无需劳心,只和伙伴们几个常日互娱,日子过得清净而惬意。从前,现在还是过去,无剑走遍四海五湖,金铃索常伴之。现在他修习回归,自也是如往日一般。

这无剑也并不满足于疲烦乏味的生活,她在市井买了几本话本,又淘换来些个词集诗册子,突发奇想也想结社。不同于剑阁,她是想和姐妹弟兄们结个惬意快然的词社什么的。“所以,妳走遍坊市,只为了结社吗?”金铃看着侧卧在床榻上的无剑,看着书架上的那些话本,只觉得无法理解。他话语虽轻,但言意她自是懂得。

无剑道:“我是不喜欢太闲着。平时也没甚麽人来陪我,我就想结社,交交朋友。”金铃坐在床边,金丝垂于肩侧。他看着她,看着看着,雪眸微颤。无剑盯着他表情的微妙变化,看着他长睫一颤,遂凑近他,乐道:“我知你关心我,世上与我深交者虽多,但知心人没几个,常伴我者更是少之又少。”

金铃淡淡开口道:“朋友哪里都能交得,和妳结社论诗词的姐妹们也算是朋友,我们——也算是朋友吧。”无剑哑然,好像他修行回来后,个子是长高了,武艺也进步了,但是说话还跟过去一样,开口像是含着冰。她嘟囔了几句,掀帘子又躺了。金铃索没有离开,见她这般,试探性问道:“妳这是要歇下了?”

无剑睁开眼:“午眠。”随即她又眨眨眼:“要一起吗?”金铃本想说:如果妳要休息我便也不打扰,离开就是,但不知为何,他隐隐觉得她似乎也不那么希望他离开。于是他也解了外衣脱了官靴,和无剑共枕一处。账内仍可闻见微微熏香,闻着这种香气,的确会叫人有些困懒。


无剑翻了个身,手臂揽抱住他道:“如果没有什么要紧事,你也别走啦。”金铃嗯了一声,他是平躺着,感到无剑温软的手在抚摸他的胸膛,他的右手缓缓移上,盖在了她的手背上。她皮肤细腻光滑,像小绸子似的,也很暖软。两个人亲昵平躺了一会儿,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无剑忽然攀过来,压他在下面,说道:“来吗?”

金铃诧异道:“妳不累了?”看着她那双亮眼睛,也不知怎地,金铃鬼使神差般,没拒绝,只紧随其后小声说,似乎也挺腼腆:“嗯……妳来吧。”无剑手捧起他的一绺金发,凑在鼻前嗅嗅,又轻触亲吻。她垂下眼睫道:“我实在太想你啦……我们很久,没有这样好好待着了。”

正说着,两人各自把褙裙衣裤也都脱了,中衣系带解开。无剑穿着粉色亵○衣,后背裸露着,金铃索躺下面,手则摸上她光○滑的后背,摸出骨廓,道:“妳好像……瘦了?”不知那是不是他的错觉。对方怯笑也没回答,散开了发髻扑向他怀中。

“如果你是雪做的,我这样做,是不是就要把你捂化了……”金铃耳畔传来她的轻声,他脸颊绯红,也没回答,只是搂了搂她。但事实上他的动作,和对方相比,任何行动都显得非常笨拙。无剑抓住他的手,让他摸自己的ru/○房。他轻托着这对雪白的垂○峰,拇指在ru○沟处打了个转。

这样的动作大概持续了一段时间,然后,金铃试探性地弯身,想翻过身来。无剑顺应地躺下了,金铃托着她的臀○部,手指往花○心探,直到黏蜜出来了才肯放心慢慢地让根茎进去。他依旧面无表情,不过脸颊开始淌汗了。无剑轻摸着他后颈,看他散着的金发倾泻下来,有几绺前额发还搔得她挺痒痒。他起初也是慢慢地进去,谨慎地出来,频率是递增的,到后来无剑也压抑不住了,呼吸开始急促……

午后,柔缓的阳光打进格窗。无剑闭了眼,惬意地睡着了。金铃看她这睡得也太快了,又露出光裸的膀子在外面,不由得皱皱眉,自言自语道:“也不好好睡,受风着凉了怎么办。虽说现在是五月,但这里是小山上,毕竟也是毕竟凉爽的。”他就帮她把被子盖好,无剑一手臂揽着他压着他也不放,金铃只好随她一起睡了。

等无剑醒来的时候,屋内光线也黯淡了点儿,又不知过了多久,她手里头还攥着他一绺金发。醒来后她道:“我压着你头发了,你一句也不吱一声,没攥疼?”金铃索闻之,把头一别,道:“攥……妳想攥着就攥着吧。我知道妳睡觉有这毛病,不握着什么入睡就不安心。”

有过噩梦纠缠的时候,难得安心。当年她好几次差点死了,见骗于人,那之后就很容易心慌,晚上睡觉也要握着点什么那才安心。

无剑笑道:“嗨,以前我颠沛流离于江湖中,留下的这么个心病。但是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呀,永远安心。”


金铃见状,也捧起无剑一绺银发,举在眼前看着。无剑道:“我的头发有甚麽好看的。”曾经因为历经世故,一夕之变,红颜白发,说来也不觉伤恼。金铃索道:“雪丝,也很好看。”说着,他把她的一绺发和自己的一绺发编织在了一起,散散地结成辫子。

“我听师祖她常说,二人结发,能同梦。如果妳的梦里也有我,也许无论怎样就都能安心了。”

————————————————————————  

Fin

评论 ( 7 )
热度 ( 84 )

©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