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梦间集/毒箫】眼(小短篇,现代pa)

☆毒箫,现代pa微微细思极恐的一个短篇小故事

☆口味不是很清淡,慎入

☆骚操作注意,骚操作注意 


前半段第一人称“我”=小保安=阿龙哥

后半段第一人称“我”=“教师”=箫爹


——————————————————————————————————  


1.


“我们无法知道那些有监视癖的人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是纯粹为了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吗,是想通过监视与躲藏的这种游戏般的过程来寻求快意吗?”




起初我完全不懂,直到后来,我似乎有点儿搞明白了。偷窥,监视,这些东西整得越多越容易上瘾,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你会渐渐爱上这种感觉——并且爱上这样的自己。



我们小区白天里也十分清净,而我负责一般二号楼和四号楼的巡逻岗位,周日会得到半天休息的时间。最近,二号楼一层搬来一家新住户,他们开车进小区的时候,我刚好在旁边看见他们的车辆进入。玻璃车窗摇了下来,驾驶座位上的那个黑发男子穿着休闲的衣装,坐的却非常挺直。他稍稍将身往这里侧了侧,我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他:整个人显得很有气质,面容英俊,打扮干净利落,声音也非常悦耳。


副驾驶处坐着一个男孩子,看样子是他的幼弟或者儿子。不知为何,那一刻我对这一户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之后找机会去他们的住楼看了看,得知他们住在哪里,又稍稍打听了一下他们搬来这里之前住在哪里:男人是大学教师,那个小男孩是他的亲人,周一至周五男孩子自己上下学,男人行动就比较自由了。听说他有时候会邀请同事,学生来家里,有时候则会外出办讲座。



说来,不知不觉间,我竟然对陌生人这么关照了吗……



有时候我在单元楼口能看见他和同事一起进楼,上次看见一个金色卷发的男人带着一个学生过来了。今天,我还没有看见他出门——还是说他昨晚就没回来呢?强烈的好奇心驱动下,我又到二号楼楼底转悠去了。烈日炎炎,我穿着那一身汲热的半袖上衣和长裤子,裤腰上别着通讯器,脸上汗直往下淌。他为什么还不出来呢?我心想着,不由得把帽子也摘了。



“长庚,我去六号楼那边转转,方便吗?我们换一下。”我拿起通讯器,跟别的值班的小保安说了声。我有些失落地离开了。



那之后,我对他愈发好奇。曾经我看过一部电影,里面的男主人公对他的邻居充满好奇,不惜每天都对着猫眼儿监视对面邻居出行。我可能没有那个条件,在他对门儿偷看(这个想法也真是可怕,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但我平常可以借着值班的机会创造种种“偶遇”。



令人惊喜的是,那天我在帮朋友搬东西时,又在冷饮店附近遇见了他,他好像是带着男孩一起出来吃冷饮吧。我看见他们坐在小圆桌边,红白相间的大遮阳伞折下一点阴凉,他坐在藤椅上,一双眼睛澄澈又迷人。这个角度看,搞不好是会被发现的,我也就看了那么几眼,就继续搬东西去了。



他应该是记不住我这个保安的,但他也一定想不到,我一直都有“关注”他吧!我如此暗自窃笑着。






2.



我力求为自己寻找一个安逸,舒适的环境,良好的环境有助于分水学习也有助于我品读研究。虽然小分水住惯了旧中心城区,也跟他的青梅竹马伙伴阿虎难舍难分,但为了他的学习着想,我还是带他一起搬离了那个嘈杂的地方。不可否认的是,我的确经常不顾别人想法做出这样的决定,有人说我控制欲太强了,他们只是没有意识到我这么做是为他们着想罢了。



新家还是蛮让我满意的,环境适宜,基础设施差也很好。我劝说分水可以在这里尝试交新的朋友,当然,最好是优秀乖巧且学习不用家长费心的朋友,不要再交过分酷爱热闹的伙伴了。



当然,越是安逸,我其实也越难坐得住。过分的安逸也时常让我感觉自己身处于单一的世界,我原以为我早习惯这种无聊寂寞的感觉了。新鲜感消逝后,我也开始感到煎熬。有时候我坐在桌前,看了几页书,竟也觉得没甚趣味。



这时候,窗外传来咂嚷人声。我探身一看,看见小区里几个值班保安和小青年路过楼门前。这些年轻、活跃又爱好热闹的男孩,一到了晚上就爱出来同朋友们走动,原本清净的地方有了他们,也就算不得清净了。



我注意到他们推搡着,嘻嘻哈哈地正往前推着一个人,好像是这边楼的值班保安,个子不算太高,细瘦,歪戴着保安帽子,又被朋友把帽子夺了。夜灯下他那头染红的头发和古怪的发型还挺显眼,忽然我好像想到了什么:我对他有印象,之前在民居超市,我看见他帮人拿过东西。我缓缓把窗户关上了,隔了声音,在窗前看着这伙过分活跃的年轻人走远。



之后,我时常能看见那个男孩,各种场合下,各个时间段。有一阵子我因为和同事的矛盾郁郁不乐,在家批改东西,又注意到他来二号楼楼底巡逻。当时天气很热,阳光也很晒,那个红头发的男孩就站在金色的阳光底下。



地面都被烤得晃眼,他穿着黑色小警/服,半袖下的一双有劲的肉感胳膊露现在外。他将帽子摘了,红发扎成马尾,这么一带就被勾带了出来。他在干什么?只在这儿,楼前随便站了会儿,然后又走了。




看样子这孩子还挺有趣的。起初我也没想到别的,只是在日复一日的无聊生活中闯入了这么一个不和谐音符,感到新奇和有趣而已。




其实对我来说,知道他是谁,叫什么、值班周期是什么、住在哪栋楼,都很容易。闲暇时候我会悄悄注意,我也渐渐知道了他的朋友基本是哪几位,值班又特别喜欢在哪里转悠。我做什么都会一彻到底。差不多知道他的全部情况后,我也开始乐于这样,以渐磨的方式来逐渐和他拉近距离。



不过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他似乎也在关注我。关注一个陌生人?更有趣的事情出现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们似乎都在悄悄看着对方。但我对他的私人生活与个人兴趣并不好奇,也并不想费心思窥探到底。我只乐于,让他的一切行动都在我的意料与管控范围内,这样就够了。



————————————————————————————  


Fin


评论 ( 4 )
热度 ( 34 )

©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