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梦间集#七夕联文# 瘗香缘

*群内活动联文www也是给阿川川的金无糖  @剑饮星川 (?)我大概是最迟交的吧【被揍

*非游戏背景,故事灵感来源于长生殿等等一系列昆曲话本子

这里借用长生殿开篇的满江红填曲里的一句,“万里何愁南共北,两心那论生和死。”

现在起复活后进入还债状态(。

——————————————————————————————


“无剑,襄阳牟犁村人,未满实年十七,死于中秋之夜。家贫,无以良葬。村人好心填埋村口百日红花树前。”领班的幽冥小仙把纸页和小鬼魂自述身世一比对,没有问题。无剑看着他,好一会儿,方感恩叩首跪谢不止。冥怪道:“别磕啦,还不快去领班管事哪儿登记。以后该妳打杂干活,不许偷懒,不然即刻遣去投胎,还要投胎降一档哩。”


投胎,前世修得福分,女投男男投女并不是不可能,投得好人家也不是不可能。前世若是罪恶累累,罄竹难书,来生则拖转牲畜或烂命的。无剑年纪轻轻早亡,却不想投胎,私心还想有机会回阳间看看亲友故人。于是她在地府当小杂工,勤勤恳恳,帮忙牵鬼牛或者赶死魂,哪一样杂事没做过。对了,还有去帮熬孟婆汤,不过据说熬出来的不是很中吃就是了。


也不知是干了多久杂工,因为勤恳,无剑被颁发了三好鬼工奖状。那一日天上的广寒仙子家仙童来冥府找朋友玩,看中了她勤恳,要带她出冥府。“每年七夕呢需要个赶鹊搭桥的人儿,妳能胜任否?”


无剑笑嘻嘻道:“回好姐姐的话儿,我赶了这么久小鬼魂儿,赶鸭子上架这种活儿那是烂熟于心啦。”仙童被逗乐了,带她找地府的鬼头说了,给她调换工作。无剑不知道这算不算升职,但是她终于得了机会回阳间了。


无剑道:“这么一来我就不必去投胎了,有事儿干。”仙童道:“之所以选用妳,也因为事例特殊,妳尸身被供奉得好,有了信人,妳也不能是普通的小鬼魂了。”无剑有些诧怪,自己的坟头不就是野坟头么……怎么还有供着的信人了?但她当时未想太多。


节日前夕,无剑偷偷现形回到家乡,却不料家乡变化之大。除了村口那棵百日红花树以外,别的大小人家儿的布局她都认不得了。她偷偷打听,方得知自己母父邻里逃难的逃难,死的死,前些年新知府上任,牟犁村情况才被稍稍改善。她假扮成远赴外乡的村民的后嗣,又急切地问老人:“以前村口不是有一家裁缝铺子,那户人家还、还好么?”


村前裁缝铺家的小男孩金铃是和无剑从小玩到大的。说来已经过去那么久,无剑想到自己去时十七,金铃才十四,如今过去了那么久,金铃儿应该也变了样儿了。老者说:“这一家人命好,儿郎金铃赶考得中,携了一家人搬去城里了,还好心出资重建我们村子。”闻此,无剑万分欣喜。



虽说是知道他过得很好,但无剑依旧按捺不住心性子,很想去见见他。次日便是七夕佳节,无剑照例要为天孙与牛郎赶鹊桥。她心想:如此节日,也许城中热闹的地方他也会去。不过记忆之中的青梅竹马,是一个小闷罐子,不喜玩闹,与他人疏远。


七夕当夜,祈福的细烟缓缓而升,妇女们为乞巧赶赴庙场。花灯花火,辉映如斯。


无剑想了想,还是没有去最热闹的地方寻他,而是悄悄回到老村前的百日红树边。“树下还埋着我呢。”无剑蹲在树边,手托着嘟嘟的脸,小说囔囔道。先前有多欣喜,此刻就有多落寞。无剑不敢去真的见金铃,毕竟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即便能见也不能相认的。纵然相认也不妥当,活人见了死去的人又会怎样想?


她想,不要再想阳间的事了,好好回去工作吧。有朝一日还能得仙子赏识真个当了仙人。就在她意欲离去的时候,忽然见有个金袖领白披衣的年轻男子正往老树这边走,无剑下意识躲树后。后知后觉自己其实不必怕活人,她偷偷侧首。月色下,年轻人的身形愈发清晰,无剑看清了他长什么样子,尽管年岁长了,但五官大致样子她记得很清楚,不会认错。


金铃手捧一堆粉香盒子,就在树前蹲下,刨土覆沙埋了。他身穿士人装又足蹬官靴,怎么看怎么像是士人男儿,在这破旧败落的老村头树坟前挖坑可真的有失身份。就看他一边埋东西,一边还在自言自语,无剑躲不下去了,在他眼么前现形。金铃看到逝者竟真的现身坟前了,惊愕一刹。无剑怕他被吓过去,忙说:“我不是生人,但我也不是恶鬼。”


金铃看着她,貌若生前,多年来不曾变,肤颜苍冷,确非生人。两人沉默对视了很久,为了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无剑比活了一下,说:“我说你,你怎么长这么高啦?”她记得印象里,金铃儿个子也就到她肩膀吧,细瘦矮矮的小男娃,如今真个长成男子了。


对方看着她,目光邃远,唇微启。他轻声说:“少时家贫,村里没什么可买的,村外的贵。我记得妳说过一直羡慕北城妇人们用的那种香粉,但买不得。后来高考得中,我在城里看见了小时候听妳说过但从未见过的新鲜玩意儿,就都一一买下,给妳。”


无剑好像知道了为什么自己被仙童告知,尸魂有信人,故从小鬼魂荣升信魂了。竟是金铃多年来执念深,他也没料到自己每每土葬物品,都成了托付强烈思念的贡物。



——————————————————————  

fin

评论 ( 6 )
热度 ( 74 )

©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