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梦间集/生贺】搜神探神(一发完)

*给小徽徽生贺,廿岁快乐!!!!以后也要天天开开心心无忧无虑!

*梦间集BG向:琊琅/归朝/秋望

*原创妹子们都属于小徽徽,都是她可爱的女鹅们XDDDD @屿徽  

大概是聊斋小说+戏曲话本风。仿元明架空背景,与原游戏关系不大。

有些荒诞诡异色彩。

龟速还债中……



—————————————————————————————— 




有些事自系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天意到,无所推之。却说延安肤施县的王员外,年逾半百也没得儿女。结发妻刘氏去世得早,而后他分别续娶县南的张氏、县西的谢氏,仍未能得子,纳妾也未能孕子。

 

 

 

 

 

 

县中人纷纷议论,道是这员外自身的原因。老王面子上么,过不去,他又过于执拗。到了还是谢氏瞒着他把远方没落户的儿子抱来了,养为螟蛉子。员外得子不易,也顾不得甚麽真不真了,待之如宝。





孩子从小总爱生病。当时的仙家道者天琊刚好拜南山故友而回,路过肤施县。医馆没个顶用的,王员外就请道士一瞧,天琊看这孩子,对员外夫妻俩说:“这孩子倒不会给父母捎难灾,但不出二十年自己也会远父母、去亲友的。”言外之意似乎想说这孩子以后不是要当道士就是出家剃秃了,员外哪听得进去这鬼话,直骂妖道误人。天琊无可奈何,只说伺其平安长大不成问题,又留下几张方子,洒然而去。员外原本对这道士没甚麽好感,在听妻一番劝后,还是决定依从那道士的建议,给他起了归一这个名字。





归一在一十七岁时,通过县试,在府试之中也成绩优异,从而有机会成院试入学,可谓年少而前途无量。待得肄业,又可以去京师再赴考试。王员外寻思儿子一旦高考得中,到时候夫贵妻荣举家蒙荫,岂不美哉。然而不曾想正是乡试路上出了些差错。




八月,天清秋韵高,万木萧萧。




归一和同车的肄业同学一起挤在一车里奔赴京师。路上忽遇瑟瑟冻风,车夫暂停不前。在京师城外一段距离之地,有酒家亦有餐店。几名生员便在此暂停稍歇。归一在生员们队尾,忽然看到地上有一芙蓉花枝,两三片大叶上有颗粉红色花苞。归一捡了花枝,没扔,抱于怀中,心想:“大概是谁翦了这一枝丢弃在这里。”



而后居住在逆旅时,他就把这花枝放入桌头小水盆中。




晚上,他看了几遍儒人文书,直至子时再也看不下去才睡下。梦里迷迷蒙蒙,归一感觉自己好似站在一张无穷长的纸张上,自己比纸上字的笔画还要细小。他感觉到有些恐惧,抬头一看,有一支巨大的笔在纸上胡乱写着,险些要把他也给卷过去。他就在纸上奔走逃亡,好似之乎者也四字见得最多。最后,在他差点被黑墨水吞没的时候,他直接从纸上破的窟窿掉了下去……




这一掉不知掉到了哪里,眼前尽是重峦叠翠,鸟语花香。有什么人抓住他的袖子,对他说:“走!”归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人拽着一起往前跑。而在他们的后面,有一只庞大的蜘蛛在他们的后面紧追不舍。终于他们跳进花茎林里,蜘蛛寻他们不见,去了另一个方向。归一惊魂未定,喘不迭,刚想道谢,这才看清拉他溜逃的竟是个年轻的娘子。他眼前一花,就看见藕荷色翻袖一掀,直扑他脸上,再然后……他就醒了。




怪梦。怎么经文书墨水也是能吃人的呢?




已是次日早上。他醒来,穿戴好后走到桌头前一瞧,芙蓉花枝上的花苞已经绽开。





这时候敲门声传来,归一启门而视,但见一个靛色羽衣的束发道士与一名红衣缘女冠子正站在门外。这道士笑道:“我们等师弟很久了,师弟竟不寻我们,我们也只得不请自来。”归一觉得有些恍惚,他并不认得这些道士,但越看他们越觉得好似在哪里见过。他道:“道长说的哪里的话,我与同乡共为生员,稍时候还要去赴试,却不曾与仙家沾染。”




女冠子对同僚道:“德人,大概还没到时候。”道士闻之,似存遗憾。叹息一声,与她执袂同去。




再后来,也不知是怎的,乡试之后归一没直接返家。似乎是考前的怪梦令他对考场、乃至于未来的官场都产生了极大的恐惧,他托人捎消息给母父,只说自己不想再考取功名。这是不孝之为,但他好像不觉得如何不妥。有人说,归一后来去找那个幼时有过一面之缘的天琊道者,随他一起当道士去了。






周山高弥天。归一上山寻天琊不遇,但在半山腰的凉亭之中见到一绯衣青绔的妇人在和一只白鹤下棋。归一上前礼而候之,并询问天琊道者的情况。这名叫琅琊的妇人系其道侣,闻之,道:“稍等片刻,他一会儿就来了。”归一只得在一旁站着等,就看那只和女子对弈的白鹤,长长的喙衔着棋子,落于边角位,竟智慧胜于常人。




不多时,但听得野鹤鸣叫几声。另一白鹤与道者回来了,这两只白鹤似乎是一对儿,两鹤相见,吻喙贴颈。






天琊似乎早就知道他要回到这里,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 

故事背景:

其实阿归同志原本也是一名有些修为的道者,神仙。湖河老龙的儿子襄阳君紫薇当初因凡间香火小事大发雷霆,叫一班小龙小蛇腾云随雨,水淹了凡间,归一比较有正义感于是就做了出头鸟,先是救人民于水火之中再是揍了一些跟风发水的小神,得罪了人。此事二者都有过,但是老紫那边儿比较有家底,官官相护有牵连,他没事儿,(没背景又没贿/赂过仲裁神的)阿归就倒霉了,被踹下了尘寰。

评论 ( 5 )
热度 ( 23 )

©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