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原创故事

脑补了一个关于野狼与狗的故事,风格属于拟人化风格但并不是将动物写成人,只是赋予心理描写和人的感官那种。





主人公“我”是西伯利亚平原狼群中的一匹年轻的狼,名叫赫德。赫德的哥哥列昂尼德则很受长狼们的赏识,在狼群之中颇具威望。但列昂尼德野心勃勃,设计毒计,令老狼王阿列克谢在雪山中为保护幼狼而被熊打伤,再让弟弟赫德和自己出击搭救老狼王。老狼王虽捡回一条命,但在负伤静养之际无能指挥狼群,老狼王在自己养伤知识将指挥权交给了自己信赖的“长老团(较为年长,智慧的狼们)”与“青年党(包括列昂尼德在内的一些较受赏识的青年狼)”。





“我”从始至终都知道哥哥的计划,但因为“我”从小跟着哥哥长大,最为喜欢、仰慕哥哥,此时也不敢说出真相,“我”的内心非常煎熬。一次,“我”走在平原上,远远看到有人类活动踪迹。就在“我”沉闷时,忽然听到人类平房村落那里竟然传来几声“狼嚎”。“我”小心谨慎地跑了过去,看见三角尖顶平房屋前有一匹“狼”正在那里窝着和家犬玩耍。刚才那一声“吼”就是她发出的。






本以为遇见同类,但在谨慎的交流后“我”得知她不是野狼,是一只雪橇犬(哈士奇),并且有名有姓,叫安托妮娅·姆哈诺夫娜。刚才她是闲的无聊,想把前来骚扰的野犬吓走才嚎叫出声的,“我”却误以为听到了同伴的讯号。安托妮娅看见了“我”,并没有呼喊两腿的生物过来,而是警告我最好离他们远些,也不要想着来这里偷抓鸡鹅和猪羊。






“我”试图示好,表示自己只是无意之中来到这里,并非来掠夺的。于是再多次交流后“我”与安托妮娅结下友谊,安托妮娅对“我”所讲的关于雪山、平原之上的狼族群的故事很感兴趣,而“我”则好奇为何她要隐藏野性,跟着两腿生物一起生活。






“我”了解了更多关于她的故事:安托妮娅起初是被农场的女主人在雪地里捡到并收养的,后来家里生了小婴儿,男主人本想遗弃安托妮娅,但女主人与她感情深厚,无论如何也不想把她关入铁笼送走。为了向他们表明自己并不会伤害孩子,安托妮娅一直避开小婴儿,并且假装自己很憨厚很傻。






“我”觉得安托妮娅装傻又寄人篱下实在有些委屈。提及咬人之事,“我”和安托妮娅分享了我和哥哥曾经咬死猎人并分食的经历,并说人肉也不怎么好吃。安托妮娅则说,她将人群当作家人,尽管有机会攻击他们,但她是绝不会吃掉家人的,就好比“我”在狼群之中也要遵守这样的规定:你可以和别的狼决斗,可以将它杀死,但绝不能食同类的肉。






她过于执拗,“我”亦无话可说了。安托妮娅表明如果她的家人将她抛弃,她会果决地离开,但不会报复。“我”这时便诚挚邀请,如果真有那样的一天,“我”很希望安托妮娅能与我一起入狼群生活。“我”又对安托妮娅诉说了我作为“游荡者”狼的苦恼,“我”不知是应当站出来告诉老狼王真相,还是继续低头跟在哥哥的尾巴后面。安托妮娅认为选择权在“我”,希望无论做出什么选择,“我”都不要后悔。






就在这时,一条较为年老的牧羊犬警惕地出现在了不远处。这牧羊犬叫伊万诺夫探长,年轻的时候威风凛凛,现在倒也老当益壮,微风不减。令“我”吃惊的是伊万诺夫探长竟然和老狼王在年轻时有过交情,当时阿列克谢被人类打伤,伊万诺夫探长竟放了他一条生路。从那之后阿列克谢与伊万诺夫探长约定,阿列克谢所统率的狼群不得侵扰人类,而伊万诺夫也绝不会替人类来猎狼。在了解了老探长的故事后,“我”对他肃然起敬。






回到狼群之中,列昂尼德为了树立威信,竟然策划要袭击人类村庄并掠夺“战利品”。毕竟袭击人类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能做到这的狼并不多,一旦成功的确足以在狼群之中树威。但这次“我”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哥哥去攻击村镇,我苦苦相劝,表示袭击村落实在太危险,哥哥也许会没命的。但列昂尼德并不想管那么多,也不顾我危险的警告,执意要去。






趁着人们尚处于熟睡之中,列昂尼德带着几匹狼偷袭了村庄,掠盗羊羔。列昂尼德甚至到了一户人家之中,那户人家的孩子正在小床上睡觉。警惕的安托妮娅与列昂尼德撞了个正着,为了保护小女孩,安托妮娅和列昂尼德缠斗起来。他们斗到了屋外,小女孩被惊醒,大人们也被惊醒。列昂尼德对安托妮娅不断骚♂话攻击调戏,挑拨其与屋主人的关系。屋外的几匹狼将安托妮娅围住,形势对她很不妙。






列昂尼德劝降之时,老探长伊万诺夫带着同僚杀到,猎人的枪声最终惊走了大部分狼。伊万诺夫老探长则表示列昂尼德和他所认识的阿列克谢可插太多了,愣头狼一个。最终列昂尼德只得逃离,安托妮娅在和他搏斗的时候受了伤,但她保护了家人。迟迟而来的“我”目睹这一幕。






列昂尼德也被安托妮娅咬伤了腿,挂彩回到狼群,不过也带回了掠夺的战利品,这表示他有超乎常狼的英勇。就在这时,“我”终于鼓起勇气,对长老团说出老狼王遭遇野熊的真相,因为正是我被哥哥唆使,将小狼崽叼到雪山野熊出没的地方。列昂尼德拒不承认,“我”只好用我们狼族最古老保守的决斗法来证明谁才是真话者了,于是“我”与哥哥在先辈祖陵(山巅秃鹫与鹰盘飞的地方,历代老狼王死去会被扔下山崖天葬,与天地同归)展开决斗。列昂尼德之前和安托妮娅搏斗时被她咬伤,不能敌我。最终长老狼们一致决定,将列昂尼德驱逐出狼群。






列昂尼德在出走狼群后,发誓有朝一日还会重返。野树林里回荡狼嚎。






他在孤身行走时,遭遇了出来闲逛的安托妮娅。出乎他的意料,安托妮娅倒没有施加报复,她似乎看出来他现在是落单的狼了,无处可去,扔给了他一块碎肉后甩头走了。







“我”主动去跟老狼王请罪,并表示是被撕咬死还是被驱逐都毫无怨言。出乎意料,老狼王并没有对我实施判决,甚至提拔我到了“青年党”,因为我忠于狼群之心胜过了私欲,谦卑与悔过之心胜于贪欲。







事实上“我”野心不大,能否将来成为长老甚至狼王对我来说也都不那么重要。在故事的最后,我和老探长偶遇闲聊,言语之中请教他如何获取家犬女芳心,送野山鸡肉不知道行不行。“我”意已决,一定要在冬季来临之前,勇敢地对安托妮娅·姆哈诺夫娜小姐表白,不能再做怂灰太狼了。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