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布袋戲(金光霹靂新天宇)/aph(黑三角,好食金錢,能全員)/夢間集py:2101348356 孤松迎客/凹凸/dnf/陰陽師/各種劇漫各圈……
博愛派,雙性戀邏輯,同人產出倚靠靈感女神眷顧,佛係寫手。
qq592972484 微博與lof同名
百度id 七彩的海伦雅(电脑端)
暱稱 小柯/小黃鳥/老鳥/慈郎
窮學生,歡迎約稿,價位好商量,眼熟的更好商量。
富貴不從意,獨唯愛美人。
提劍恣肆軍帳外,解衣享樂教坊中。

【梦间集/武侠风同人】金簪拨灯(一发完)

☆给小木木的生贺,杨哥主角的故事  @雨桐屋.凉木 

☆简单来说就是枪哥和柳叶联合揍了浮生的故事,很久之前就很想看这段打戏:当浮生也练起杨家枪法

☆没有预警,轻松日常

 

BGM:风月笑平生,纯音乐唢呐爆还是人声演唱版都燃爆啊 

 

话说杨家枪给我一种家国大义英雄的感觉,超级喜欢这种硬汉。

 

—————————————————————————————— 

 

 

每逢秋收节日,村口都要如是让一众年轻汉子集会打鼓。但听得一片咕隆咚咚,咕隆咚咚,锣鼓喧天,惊动鸟雀不敢落地。这会儿柳叶买茶归来,正看见外面热热闹闹,回去后也告与杨家枪。杨家枪问他:“柳弟刚才看什么去了。”柳叶笑曰:“外面有驱蝗打鼓的活动,弟就稍稍看了看,没什么新鲜的。”

 

 

杨家枪听罢,朗声笑道:“我正好也要把咱家的鼓抬出来。”正说着便起身去拿了农鼓,也把交领棉上衣一脱,裸了上半身。他这老铁枪毕竟出身军伍,这一副板硬板硬的身子,胸廓分明,后背肌肉也滑实非常。柳叶知道老杨一时兴起也想跟那些年轻人一样去秀身段儿,忍俊不禁:“你一打鼓,声音把别人都盖过了,别家的还打不打啦?”

 

 

骄阳烤得地面明晃晃,男儿们挺立在树荫凉下敲打红绫鼓,果露在外的肌肤上流淌着汗水。杨家枪也抬了鼓出来,正正当当就站在了中间。他健硕有力的胳膊一击鼓,再一击鼓,声如雷震。咚咚咚……他两臂叠次挥动,眸仁闪射火花,这气势倒是把边儿上的后生们都给唬住了。

 

 

地塌天崩,并躯雷震。接天稻浪怒涛。

 

一时之间,他周身竟也不再是清闲清净的民村小镇了,刀光剑影铿锵如雷,仿佛回到了流血千里的沙场。恶鸷盘旋,病马发出最后一声嘶吼。杨家枪提着铁枪,站立在死去的战友之间,满目血色。女真人的红羽毡帽和汉人的范阳毡帽落一地,也分不清哪边是哪边。

 

 

最后一声封雷,一切戛然而止。杨家枪此刻双臂、胸前背后都汗津津一片了,阳光烤着他的健色身躯,显得仿佛是一种油油的蜜色。他长发编在后头,辫子甩在后背上,也直滴淌汗水。

 

 

杨家枪意识到自己似乎不若当年那般年轻了,倒是那股执拗劲儿非但不减反而更浓。想至此,他活动了活动胳膊,收回一双鼓仗,这意思是打算收鼓回家了。边上的后生们看得呆了听得也呆了,那些过来围观男子脱衣打鼓的村妇们也都脸颊绯红,直盯着这个男人瞧。

 

 

“也就露一小手而已。”杨家枪心想道,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头。

 

这击鼓,也许不为天地祈福,为的是他杨家枪一人。他在发泄,在思追。自从负伤后他远离战场来到临安隐居疗伤,身边有兄弟柳叶刀常相伴,并不孤单。偶尔玄铁老友也回来看看他,与他饮酒交谈,畅谈江湖趣事和年轻人们,日子过得是很惬意。

 

 

浮生自从与他们兄弟俩告别后,约半年之久没再回来看他们。赛会节日后,浮生难得回来了。这个年轻人衣白乘马,不过看上去比上次告别时要清瘦多了,似乎半载江湖颠簸,消磨了他。当晚杨家枪、柳叶和浮生在桌边吃饭。柳叶道:“难得回来一次,又要走了,杨哥哥之前一直担心,也有寄信,你却不回。”

 

 

杨家枪道:“这段时间没你的音信,不知你去了哪里,做什么去了。”

 

 

浮生不言语,过一会儿只说:“我要做事,不想掺和到你们两个,莫问。”一时气氛有些令人不适,山野家餐,浮生将将吃了几口,似乎连留宿都不想,便有要牵马离去之意。杨家枪看着他,忽然,按住浮生的肩膀,对他道:“走之前,我意欲与你切磋切磋。”浮生看向他,面露惊讶之色。对方道:“使哪样武器都可。”

 

 

浮生手摸向自己的佩剑,事实上他的金剑在之前与无剑等人的比试之中,已有残损,尚未恢复。他于是道:“好,那我便改使枪。”

 

 

说来,浮生少时曾跟从杨家枪学过耍枪的。

 

 

浮生将白狐折卷的外披风脱了,拿了一杆白毛长枪来。杨家枪也索性不着甲胄,提着铁枪与他到屋外平坦地面上对峙着。柳叶携刀追出房门,且看他们怎么比试。但见浮生、杨家枪两个人迎面挥枪各自挑了几回合,浮生力求快速击敌,好几次低吼着刺过去,都被老杨给挑一边儿去了。不多时,这个年轻人便开始气喘、步子也不稳了。

“这就不行了?”杨家枪问着,枪杆碰地。

 

 

浮生并不甘心,落败的滋味儿可不好受,他点梨花般地用枪头刺过去。毕竟爆发力优势他都有,而且他也没甚麽顾及。他想到从前与天罡、与无剑比试,铿锵剑影,他自是不甘心落人一着。

 

柳叶在一旁看着,他知道老杨可能下不了重手,比较吃亏,于是也挥刀出鞘。浮生猝不及防,前面刚挑枪,后面的柳叶刀便袭来。浮生急忙回头横枪挡刀,诧道:“柳叶兄弟,你怎地也过来了。”两个人刀枪相接,回身作旋地对打了几回合。

 

 

最后杨家枪使出一招金簪挑灯,直接就挑断了对方的枪头。枪头折而落地,浮生睹之不语。杨家枪道:“我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们,是也不是?”对方依旧不答,杨家枪道:“既如此,你去吧。”浮生看着他们俩,对着杨家枪作了一个揖,也对柳叶作了个揖,回去取了衣服与原有武器,出了木房牵马离去了。

 

 

不日,杨家枪又收来玄铁的信件。柳叶道:“信中说了甚麽?”杨家枪看完信件,笑道:“玄铁兄邀请我去剑冢,说是请我去给后生们排兵练习去。真是难得,世上还有用枪之地呀。”

 

 

这种怀念又兴奋的感觉很久没有过了。柳叶笑道:“杨兄这话说得。你是要走么,弟也不多说甚麽,当得珍重。”

 

 

 

杨家枪道:“我向来不喜欢过分清闲的生活,对我来说,果然还是战场更适合安置老壮之身呀。”

 

 

——————————————————————————————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62 )

© 小黄鸟(春秋繁露公羊) | Powered by LOFTER